• 今天是9.10教师节,浅水突然想起了自己高中时的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很年轻,姓缪,自我介绍的时候总是说,我姓缪,缪斯的缪。 缪老师最喜欢干的事情是在课堂上聊天,经常评讲卷子讲到一...
  • 一 海棠初放又一春,蝴蝶风含香欲醉人。 谁家女卷珠帘轻倚门,情绕心魂。 昨夜的一场春雨如酥油般沁润无声,屋外花圃中含蕊的海棠在今天也终于绽开了蓓蕾,沉甸甸地娇艳在枝头。 蜂蝶旋舞...
  • 自从抄手营发出邀请帖后,读者之间再一次掀起扫荡抄手营的邪风。不过根据最近抄手营参观读者的弱弱表现,看来我很有必要在8月28号之前做一个挑战者“抄手营地图”解析了。 在前期,小鱼已...
  • 我只是想弱弱地拋一颗闪光弹。 差不多在我开始频繁地出入网吧的同一时段认识了她,所以这两者之间似乎很自然便有了某种潜在的羁绊。 夏天饮水机会断水,这和我不安分的午间活动一样都是常有...
  • 追踪巨龙的骑士来到一个无名的村庄,宝藏就在不远处山峰中的龙巢中。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要得到那富可敌国的宝藏,骑士不免有些开心。虽然守护这些宝藏的是传闻中从来没有人能够战胜的恶龙。 ...
  • 又到了一年的一度的ChinaJoy了,比起满展馆的美女Showgirl,我等抄手营的队伍也够庞大的。可以这么说,这次去上海的抄手营可谓是有史以来最庞大的队伍。 不过,队伍庞大是庞...
  • 女人啊,你们的名字叫奖品 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玩家来说,第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性游戏角色是《超级玛丽》里面的碧奇公主——那个在打败库巴后过来拥抱马里奥的像素小人,她让玩家第一次意识到...
  • 英语课,没手机 不是我不想带,而是因为某种原因,我的手机被寄存在老大那里(对,就是寄存,他的原话,虽然不知道得寄存多少年)。 俗话说,有因必有果,既然我种下了数学课玩手机的原因,那...
  • 疑云 尤里卡是罗彻斯特骑士团的骑士,和平时起,在偌大的城市中日复一日巡逻是这名年轻骑士唯一的任务。他对这座城市再熟悉不过了,每一条街道,每一栋建筑,每一个家庭,每一位市民,甚至塔楼...
  • 难过的冬天大概都是这样,不似北方冬天的干燥清冷,而是缓慢沉重得能听见风缠绕在树枝丫上的声音。 窗外雾都的天空,铅云垂垂,墨色一缕一缕地沉淀下来,枫叶吹不动的厚重感。 “喂,别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