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学周测时,2C在演算纸上撕下一小块给我,说:“帮忙贴在你那边。” “嗯,好的。”我随手将纸放正,看上去是特殊的三角函数。 2C是我的同桌,他说的我的“那边”是一面墙。 上了高三...
  • 我只是想弱弱地拋一颗闪光弹。 差不多在我开始频繁地出入网吧的同一时段认识了她,所以这两者之间似乎很自然便有了某种潜在的羁绊。 夏天饮水机会断水,这和我不安分的午间活动一样都是常有...
  • 6月5日发生了这样的几件事。 敏敏姐姐在高考誓师大会上晕倒,吓尿了与会所有的学生跟老师。前一分钟还面色红润的校长突然满头大汗,他停下讲话,指挥教体育的马老师送她去医务室。 于是我...
  • 老毛有一青梅竹马,得益于双方父母的同事关系,他们从小生活在同一个大院,幼儿园同圆,小学同校,到初中已经发展到同桌的地步,按照这个节奏,到高中时,这两人大概就可以同床了,但不幸的是老...
  • 每年的这个时间,打开电脑就能看到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我曾经以为是一片黑暗森林里的沼泽,细看才发现原来是毕业生们穿着学士服的照片。 那些常年只在微博或者空间里偶尔传几张照片,用修图软...
  • 前两天在QQ上看到一位学弟的签名,他毕业了,刚刚离校,拖着比来时多得多的行李和记忆离开了大约占他生命二十分之一的地方。他的签名没有豪气冲天的宣告,也没有欲说还休的喧嚣,只是淡的略显...
  • 一 在你的QQ列表中,是否存在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也许不看备注你都不会想起他的名字,但和她的故事却永远不会忘记。“失败者”就是这样一个人,备注静静地躺在我的列表里,故事却慢慢在我内心...
  • “首先,请允许我……” “啪!”本子被人强行合拢。 “别钻研你的Dota了啦,快啦LoL吧!”阿木一边啃着指甲,一边对着我坏笑。 “谁在钻研Dota,我在写演讲稿呢,你这只大撸狗...
  • 下午没课,我窝在寝室打游戏,她给我发QQ消息问我有么有可爱点的头像,我开心地一股脑在网上找了四十几张发给她,她却选了一张情侣头像换上,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敢玩下猜,装作很轻松地问她...
  • 如果不是这场席卷全国的高温,或许直到现在我也不能体会到远方天空划过闪电的震撼,也体会不到第一丝清风拂过脸庞的温柔。当滴一滴雨水打在土地上,溅起水珠,还有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泥土芬芳。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