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坐轻轨,在车厢里看到一个正在看书的妹子,她年方二八,扎一个萌萌哒的双马尾,身旁的双肩包上挂着几个小毛绒玩具,一身日系装在小清晰中透出一点俏皮。

我的读书史

本来双马尾这玩意就十分罕见,加上如此的打扮,在略显拥挤的车厢里,很多小年轻都睁大眼镜瞪着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我瞪的并非她的人,而是她手中的书: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在确定是这个书名后,我倒吸一口凉气,感叹后生可畏,遂想起我的读书史来。

叔本华何许人也?德国哲学家、孤独症患者、思想大咖;此君的虚无主义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二患者,并且给非主流们提供了指导思想。

而《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是叔本华最出名的作品,在很多豆瓣、知乎网友列出的书单中,都能找到它的身影。总而言之,对于不怎么清楚的人来说,这是本很有逼格的丨,不是特别有兴趣的话,普通人甚至连翻开它的兴趣都没有。

所以当它出现在这样一个看似只知道情情爱爱的萌妹子手里,我被震惊了!

自从大学毕业,我就很少看书,一方面由于工作占据了生活大部分时间,另一方面则是天生的懒惰因子让我懒得去逐行阅读。

由于外公是小学语文教师的原因,我从小就被强迫背诵唐诗宋词,并且还要求在小学毕业前看完四大名著。我不得已屈服于权力,认真研读,没想到后来却在M体制的作用下爱上了看书。

初二的我,有钱时往网吧跑,一坐及个性傲世;没钱的时候往书店跑,一坐也还是几个小时,久而久之,母上大人得出经验,抓我找我从来没失过手。

小学对书的理解只是“打发时间,看好玩的故事”,看的也无非是骑马打仗下河摸鱼之类的玩意儿。初中时受当时那群80后作家影响,开始找一些特定题材的小说来看,不自觉沾染上哭哭啼啼的文艺气质,终日化生林黛玉,感叹年华易逝,青春流离——这大概是我到目前为止的生命里唯一一次跟上时代潮流。

我正是靠着这些小说里的句子练得一手好“湿”,在自己用笔杆子捕获初恋后,还开启情书代写业务,专攻文艺类型少女,一攻一个准。

本以为我今后要在小清新这条路上可持续发展,但是高中我遇到了王小波,一本《革命时期的爱情》让我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夜不能寐,花了一个月一口气看完这个高级流氓所有的小说,从此心甘情愿作其门下走狗,连看人都要学着他照片里的样子——眯着一双眼睛,很困惑的样子。

在王小波的指导下,我果断背叛了所谓的“青春文学”并以自己曾45度角仰望天空为耻。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学王二写一些很和谐的爱情动作小说,并在男生宿舍楼广为传阅,但是有两次这些手稿不幸被传到了妹子们的手中,她们看后面红耳赤的得出结论:不要脸。

所以我整个高中都没有女朋友,只有在搅基这条道路上越陷越深。

上了大学,见到更大的图书馆,生平第一次翻了墙,见到过局域网以外的世界,顿觉得自己渺小。

为了在网上装X,跟人打嘴炮时有弹药,我开始研读一些高逼格的书,《作为意志和表现的世界》正是这一时期的书目之一。

但皮毛终究只是皮毛,在见识到一众大咖的真才实学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终究是小虾米——自那以后,我放下逼格,立地成屌丝,致力于扯淡和吹牛事业。

某个学妹曾等着大眼睛问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我扬起忧伤的下吧,作远眺星空状:“我不知道的更多。”

我不知道那天所见的妹子为何种缘由读书,但我希望她真的看进去了,不管怎么样,“有”才是王道,至于你拿来干什么,这并不重要。直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去!我怎么不去跟她搭讪呢?

“来,我给你讲讲,叔本华这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