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大众网络报》里历史悠久的一个团队,抄手营向来不是庸才的聚集地,所招之人皆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作为抄手营实习最长的老员工(小樊:从你的上班时长来看,你是临时工吧),今日就谈一谈抄手营现存人员的各自能力(阿盔:你TM又要黑我了吗?混蛋)。

那么,首先就从阿盔开始吧。阿盔在抄手营资历绝对算得上老。经历过“前朝”浅水姐姐的悉心教育,也受过小鱼哥的熏陶,见识过肥皂芒果的激情,也收获了一代“佳人”仙桃竹。虽然他俩暂时分开,但内心依然保持着联系。阿盔的能力是什么?读者肯定说阿盔哥哥超文艺,好喜欢阿盔哥哥啊。

这时候阿盔会呵呵地一笑,然后回复你们too young,too simple。作为阿森纳的铁杆粉丝,岂能简简单单用“文艺”来形容他呢?应该是钟爱阿森纳、情迷二次元、爱辣椒不爱甜食、集理论型运动为一体的文体宅男(小新:如果这不是事实,我就去贴吧学“一个汽车修理工”发帖。)

作为抄手营政治觉悟最高的毛蛋,一如既往地保持着踏实勤奋的初衷。这个神技本来是所有人都具备的,但多数小编在实习期结束后就失去了这项能力。或拖延稿子,或上班迟到,或偷偷打开网页XXX.....但善良的内蒙人绝对不会做这些事,纵然实习期已过,他仍然保持初心:“内啥?小新,刚才肥主编让我们做的东西,我做好了,你帮我看看还差什么啊?”

自诩德娘娘的小德拥有无节操的吐槽神技。不论你是谁,和小德做了朋友就知道小德的吐槽本事(小德:老娘这是爱你们,尼康我会吐槽街边的阿猫阿狗吗?)。当然,这种吐槽有别于游戏里的那些无脑喷子,这种吐槽从高冷到内涵,再从内涵到高冷。这么给你说吧,如果你和小德做朋友,一定会对她的吐槽又爱又恨(小德:南坪人,你是说你很享受吗?)。

小樊姐,抄手营现存的唯一妹子(小德:不,小樊姐姐现在已为人妇了)。自进入抄手营开始则自带善意光环,对谁都好,哪怕是对从来没有笑脸的清洁大妈。我说的好,不仅限于给我们带饭,帮我校稿,给我们带饮料,给我们发最新的资讯,给我们带襄樊特产......抄手营众小编最近发福有一定的原因是小樊姐造成的,不过我丝毫没有抱怨的意思。小樊姐,请保持你的善意——明天的清样请您帮我走一下,我明天有堂考试。

小逸,作为抄手营的门卫兼前台,你要是一位他只是会签收快递的小弟就大错特错了。这可是抄手营潜在的游戏顾问之一——深谙游戏的经营之道。你获悉知道怎么玩游戏,但小逸绝对能告诉你怎么玩好游戏。作为一个随时随地开着三个游戏玩的人(小逸:五个,还有两个手机开着手游),这货玩游戏脑袋运转的速度绝对是现在最快CPU的两倍,不仅能玩好游戏,还能同步跟上群里聊天节奏,外带看美剧,边查找周杰伦的最新动向。

好了,就要提到万能的肥主编了。在进入抄手营之前,我曾一直当自己是个全才。不过接触过肥皂君之后,我才知道天外有蓝天,人外有高人。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大学生,我一直坚信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当身体在路上时,我常以逃课搭车去西藏的经历侃侃而谈,知道肥主编在抽完一支烟告诉我——我曾经跟我姐姐沿着铁轨走去了贵州,我曾跟着学生会去汶川救灾,我曾去过沙漠,我曾去过草原,我在大理拍过照,我在色达留过影.....

当灵魂在路上时,我常常以看过的王小波、爱伦坡自豪,直到肥主编冲我一笑——哦,我有原著,全英文的。大学时候就看完了,还是我们外教送我的呢.......总之,在身体上、灵魂上,我都输给了这个叫肥皂的男人。然而在工作上,我更是不敌这个文科出生的程序员,问能提笔写行业文,武能自学写代码。唯一值得慰藉的是,当他游走在祖国的大好河山时,我拿到了C1驾照,现在已有两年驾龄了。

我这么说,不会触及肥主编的伤心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