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带头讲个故事吧。

其实浅水在游戏里没有仇人,不过宿敌,也许算是有吧。

大家都知道浅水打WOW,奥达曼又是一个PVP服务器,宿敌,自然就是那些敌对阵营咯。

当时长期和我们的练级地点有冲突的部落里,就出现了一个水果军团。

这个水果军团的公会名叫做“花果山”。花果山的成员命名都很统一——它们统统都姓上官,后缀是各种水果。

他们是:上官鸭梨,上官香蕉,上官西瓜,上官葡萄,上官火龙果……等等等等,总之,你随便找个水果店就能看到花果山的大部分成员。

练级比我快的龙儿先遭遇到了上官军团,当每周的例行聚餐,大家一边把筷子伸向沸腾的火锅一边唠嗑的时候,上官家族的事迹就在开始流传开来。

龙儿说:上次上官西瓜乘我打怪的时候和两个部落偷袭我,结果我开了反击风暴他们都没看见,palapala。

小熊说:上官家的人好讨厌哟,上次人家在荆棘谷打老迈的迷雾谷大猩猩,突然听到背后嗖的一声,然后我就被偷袭了,我一看名字,是上官香蕉!

作为练级的后进分子,我一边扒拉饭一边想:为什么你们处处都能遇到上官家的人,每次都听你们说,我就是遇不到呢?

也许上帝听到了我的祈祷,三天后我正在藏宝的银行门口站着钓鱼,突然一个大火球就砸在了我身上,战斗提示:上官鸭梨的火球术对你造成了XXX点伤害,我立刻一个痛丢过去。然后蜂拥而来的藏宝卫兵就把我碾得粉碎。

T-T 当然,在我释放灵魂之前,我也来得及看到上官鸭梨被卫兵砍死了。我很兴奋的M龙儿向她报告我和上官鸭梨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浅水:龙儿龙儿。

龙儿:啥?

浅水:我遇到了上官鸭梨也。

龙儿:砍他!太烦了,每次遇到他都要打一架。

浅水:可是我被卫兵打死了……

龙儿:¥#@#%#%

和上官鸭梨的缘分就这样奇妙的展开了。

当我在辛特兰的海边捡葡萄酒瓶的时候,上官鸭梨的脸盆从遥远的地方飞过来。

当我在灼热峡谷杀火元素的时候,上官鸭梨骑着高头大马从我身边跑过,然后下马,火球,火焰冲击 ……

不幸的是,每次遇到上官鸭梨他的等级都比我高。

更不幸的是,我pk很菜鸟。

所以我每次都在上官鸭梨的火球术下扑街。

好吧,唯一的一次胜利是在精神控制还没改的时候我成功的把他丢下了悬崖。

当时我暗爽了很久。

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练到60级,然后和上官鸭梨大战一场。

不过大概是我的练级速度太慢,上官鸭梨等不到我和他决战的那一天吧。

在我实现60级之后和上官鸭梨决战的愿望之前,上官鸭梨消失了。

花果山也消失了,所有的上官家族成员几乎都消失了。

虽然决战没有展开,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赢了。

因为他没有我在这个服务器生存的时间久。

不过这话听上去似乎有点象两只乌龟比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