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 A  前言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不少年轻人不愿意接受这话,否则也就没那么多代沟了。 其实这话有道理。对于新生事物老人言是没 什么用的,老人不懂互联网,也不会用ipho...
  • 大学,实在是一个人,人生中最美丽的时代。 至少对我来说是的。我觉得我所有的美丽和快乐,都留给了那个时代。 如同焰火一样,绚烂过,而今,虽然空气仍能闻到硫磺的气息。但是已经时过境迁了...
  • “最近有什么好玩的网游么?”一个和我要好的朋友这样问我。 我的眼神从大众网络报的游人浮世绘上抬起来,然后冲着他耸了耸肩:“接下来大概有二十多款不同风格的MOBA游戏,但注定不是咱两...
  • 我曾有过这本书。有一天从网吧出来,路过盗版书摊,我和总管发现了这本书,原价8块,最后以3块钱成交,到了我们手里。 那时候大概是2006年,3块钱意味着一碗牛肉面加个鸡蛋。等于说是我...
  • 一 那个分别的夏天,小城的空气中氤氲着盛夏带来的湿意和那个用力告别后的落寞。 它告诉我们,三年时间的坚持结束了。它告诉我们,那一刻自己不再受拘束了。它告诉我们,那些注定要在你生命力...
  • 我的舍友大骚最近迷恋上了一款经典游戏——《仙剑奇侠传》,整天在宿舍里玩得不亦乐乎。 当我看着他操纵着李逍遥满地图晃悠并且娴熟地调戏NPC的时侯。我很难相信不久前他还带着网吧里的劣质...
  • 那些一路十几年读书生涯走过来的你们,迟早会步我们的后尘,因为现在的我们也曾经是风雨里哭过笑过的你们。 在这里,请允许一个即将大三毕业的老男孩给你们讲述一段流转的岁月,一个即将消逝的...
  • 去年八月底,一个傻乎乎的小子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到武汉某高校报到,看到前辈们激情洋溢的脸,走在校内宽阔的道路上,这个小子,也就是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也许由于专业的缘故...
  • 一 林语函来到这里,已经74天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每天的日子,对她来说都度日如年。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17岁女孩儿;一个所谓可以投靠的亲戚;还有那一间乌烟瘴气的小网吧,像...
  • 圣诞节的那几天,我右眼皮一直跳。 我其实不是个迷信的人,什么“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说法在我看来都是扯淡。我更愿意相信注入“休息不足导致面度痉挛从而眼睑震颤”这样的科学解释,虽然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