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玩家的刺客之路,开始都伴随着无辜平民的牺牲。这是真理。我也不例外。就跟无数人的天际省之旅从一只死鸡开始一样。伴随着一声惨叫和一股鲜血,一个个初探游戏时间的男孩就此变成了男人。

我有个闺密,叫做鸡歪。鸡歪是号召我玩上《战地3》的那个专注FPS三十年的家伙。而带我走上AC这条路的,也是他。

彼时还是AC1的时代,我们俩挤在他家的电脑前,轮着控制屏幕上的二太爷。我们很快发现,无论是在耶路撒冷还是大马士革还是阿克城,都有无数的失足妇女向我们围拢来,讨钱。

鸡歪作为一个专注FPS三十年的普通青年,想问题是非常线性的。见此景颇为不岔,骂说这游戏是怎么设计的,阿克城烧成这样有人乞讨也就罢了,圣城和大马士革那么繁华,干嘛不能自食其力。说着操控二太爷向那失足妇女撞过去,将其撞倒在地。

屏幕上的那妇女尖叫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动作很是夸张,而且腿张得很大。鸡歪愣住了。半响没动。我捅了他一下,问他怎么了。鸡歪说:“看见没,刚才撞倒那女人那一下”

我说:“看到了,怎的?”

鸡歪说:“她穿着内裤。”

我说:“你废话,人家外面穿的是裙子。”

鸡歪说:“你个文盲,拿破仑时期法国女人都还不穿内裤呢。这会儿才什么年代?这肯定弄错了。你当年历史课怎么学的?”

我说:“你扯淡,我跟你一个班,你历史怎么学的?我当年历史课一节都没说,也没听见这种内容。”

鸡歪没再跟我争,而是转而想出了另一个解释;“会不会,刚才那个女的,是一个隐藏人物?是彩蛋?”

我说:“是,是,那是彩蛋。然后撞倒了看见裙底就能解个成就‘The access to heaven’?”

鸡歪说:“不急,我试试。”说完把住鼠标,开始在圣城里满大街转悠。凡是见到失足妇女就发足疾奔,冲撞过去,然后摆正角度,注意观察裙底风光。

一个小时过去,鸡歪颇为失望。说:“诶,不是彩蛋,每个人都穿着呀。这还是不对,肯定是Bug。”但马上颇为满意地说:“原来全城的失足妇女穿的都是白色的呀。”

写到这里发现AC系列里的奇怪的事都是跟平民有关啊。影响多不好。兄弟会里,罗马城的郊外,经常有些农民在干农活。我有另一个好友,唤作“懂”,最先发现只要走过去撞一撞那些农民,他们手上的农具就会掉下来。然后就可以捡起来当武器用。哪些钉耙草叉什么的,及其好使,简直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懂说:“这是前人类给我们留下的最大恩赐。”

说完还抬头看看天花板。我看着他,感觉像是看到了举头望天的波拉特。

懂是我隔壁班的同学,隶属法语系。但此人兴趣极其广泛,加之好玩《刺客信条》,因此据说对AC系列每一作中涉及的语言,他都学了个大概。

AC2主要涉及的是意大利语。懂对此信心百倍,因为这和他专业相距不远,用他的话说就是“随便学学就会了”。

彼时懂的外教就会一些意大利语。一次上口语课,他同宿舍的人鼓噪起来,说是懂还学了意大利语。外教很感兴趣,让懂说两句来听听。

懂声情并茂道:“Spingi,Spingi.....(即‘push....push...',AC2开头Ezio他妈生他时,接生婆的话)”

外教很无奈,只得夸懂说发音还挺标准。问懂还会别的吗?

懂想想,张嘴答道:“Requiescat in pace(即 Rest in peace,Ezio刺杀对象之后所说)”

除此之外,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数不胜数。比如在海边跑步把人撞下海的,招刺客小弟只招女的,在1代当中故意偷别人飞刀并让其发现然后与之拳击比赛的,等等等等。倒是后期作品当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开始少了。

但是想想,这七年,AC大概也是为数不多的那几个我认真到每一续作都玩过的游戏之一了。希望今年年末的大革命,能带来一些更有趣的内容吧。

聊作此文,也算怀念两个朋友,和那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