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轻轻地按下了那个摄像机的快门。脸上的稚嫩还未褪去,我们就被简单而快速地留在回忆里。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一样的天空,一样的空气,一样的我,不一样的你们。

十六岁,谢谢你们带给我最美好的青春。

我一定会记住我们曾经一起奔跑过的塑胶跑道。

我们曾经一起坐过的桌子。

我们曾经感受一样的温度。

我们曾经上课一起睡觉流过的口水。

我们曾经一起戏弄过的“老湿”。

我会记住所有我们在这里挥洒的每一份青春,每一份阳光,每一份温度。

记忆回到那场暴雨过后。

学校难得地良心发现,第一次尊重了我们的生命健康权,决定放假半天。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班的同学集体手舞足蹈,活蹦乱跳,就差没从四楼跳下去,为校长的深明大义做出牺牲了。

坐在后排的我们尤其高兴,因为我们知道又能撸起来了。

“网吧,去的吱一声,组队搞起啊!”

“吱!”

“吱!”

“吱!”

“吱!”

“吱吱!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开黑就是这么简单!

放学后,我们争先恐后往网吧酐,但是在即将踏出教学楼的时候,外面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我回头望着一群“吱”的人,眼神如同雨幕一般迷茫。

“咳咳,你们谁带了伞啊?”我问。

“没带。”

“我怎么知道要下雨,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万里晴空。”

“NI看的是去年的天去预报吧?”

“滚粗,我看CCTV的我会乱说?”

“炒个蛋蛋!直接跑过去啊!”

“回来咋办啊?”

“回来指不定雨停了,老衲先走了啊!”

经过简单又快速的商讨后,我们果断用书包顶着头,扎堆往雨里冲,由于暴雨造成路面积水,我们鞋子被冲洗得很干净,我突然想到不用洗鞋子了!心中一阵狂喜。

到网吧的时候,我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在老板“刚从洗澡城跑出来”的疑惑眼神下,我们顺利地开到了机子,麻利地登号匹配,一气呵成,完全不拖泥带水,那天,外面狂风暴雨,而我们在网吧怡然自得。

除了浑身上下有点湿以外,感觉其实还蛮不错的。

“下路来人,对面有影魔!”我大叫一声!

“有钱拿了,来了来了!”

只见下路同时四张TP亮起,瞬间亮瞎了24克钛合金狗眼,“来四个干啥?钱怎么分啊,和影魔有仇啊!”我正想说这群人头帝毫无节操,只见刚刚落下来的复仇之魂先手一级大招将影魔换了过来,紧接着就甩了影魔一脸魔法箭,暗影萨满果断空插加羊,莱恩不顾控制重叠,又是一记插起,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几道光直接让影魔成为一堆灰烬。

“我去!也让我混个助攻啊!”TP迟1秒的猴子匆匆赶来,却只见一道灰烬,不由心生悲愤,“有你们这样玩的吗?4个大众都摔在影魔脸上?!”

众人沉默不语。

Dota,就是干!我们将这一信条演绎得淋漓尽致。

猴子终于在30分钟的时候套出了辉耀加散失,接下来便是我们顺风顺水一路高歌直推高地,对面影魔看到我们这么凶残,果断直接退出游戏,然后就是全体退出,我们赢得比赛。

打了几局,我问了下他们几点了。

“X,这么迟了,都六点了,我妈估计要发疯了,我先撤了。”

那哥们一看表,在“妈妈发怒”强大的威慑力下,下号关机的速度和开机时一样灵动迅捷,而前头两位哥们见状,也像被传染了一般,纷纷下号关机,妈妈完成一次三杀!

“我也走了,妈妈....你懂的。”我向最后一位同志诀别后,也在妈妈的屠刀之下屈服,毅然关闭妖妖平台,走向风和雨的怀抱。

妈妈已经主宰比赛!

妈妈造成一次疯狂杀戮!!

站在网吧门口仰望天空,周遭是数不尽的冷风,脑海里都是妈妈的“语言照顾”,我将领口提了提,脖子完全缩在衣袖里,刺骨寒风迎面而来,我脸上一副“董存瑞炸碉堡”的神情,再次把书包高高举起,雨声从我耳畔划过,雨水模糊了视线,寒气无孔不入。

再多跑了一会,模糊看见刚才的三个人也在奔跑,不知为何,我的嘴角勾勒出一道若有若无的弧线。那天黄昏,雨水就这样淹没了我们和天空,却燃烧了我们的心,无数种叫做感动的东西编制除了一张巨大而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年轻稚嫩却充满青春的我们。

许多年后的秋天或夏天,我在雨天感到刺骨寒风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你们奔跑的身影,毕业后,哪怕天各一方,我都会记住你们。

那个雨天,我知道友情或许就是这么简单地在雨水中扑打奔跑,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相同的空气,在同一张课桌上书写属于我们自己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