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装嘛,新手先出一个补刀斧,然后裸出吸血面具。”

“然后呢?”我一笔一划记录下某潮说的出装,抬起头看着他,眼神如大海一般迷茫。

过去的某个时候,我经历千辛万苦从题海中解脱出来,某潮伸出了他的手,狠狠地一拉,我便进入了Dota的世界。某潮是我身边第一个Dotaer的世界,事实上他也是类似于我师傅一般的任务。

我记得当时他说:“来吧!少年,来玩Dota吧。”

于是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进入了Dota的世界,很久之后,我把这个解释为“万有引力”。

我第一次接触到Dota便是在他家里,只见他行云流水般下载好浩方平台、Dota地图和War3之后,一脸自信地说:“让你看看哥的技术!”他玩了30分钟,我在旁边看了30分钟,依旧云里雾里,尤其当我看到一个叫做“巨魔战将”的英雄时,我的疑惑已经快要将我彻底淹没了。

“这居然是个英雄!我震惊了!”

“不要吵!”

“一身绿皮绿瞎了我的24克钛合金狗眼啊!”

“不要吵!”

“咦,看起来好华丽,你你你,红血了!!快点回家啊!”

“不要吵!”

“额,你怎么读秒了?”

“......”

一股巨大杀气......

在收到某潮热切的“关心问候”之后,我发掘这个游戏应该还挺好玩的,在他的指点下,我宣告自己正式成为一名Dotaer。

刚开始的时候,无论在别人手里多么虎的英雄,到了我的手里,都成为了队友们“热烈夸奖”的对象。

这个时候某潮总是悠哉悠哉地做起了大师,他开始指点我进阶知识,偶尔还客串打打路人,不过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是个极品,当然“极品”是个贬义词。

“除了补刀斧,怎么能不出个魂戒卷轴呢?”某潮装模作样地说,“这个英雄出了魂戒,对面妥妥的团灭节奏啊!大招加上小技能要耗魔175点,出了魂戒之后,你只要25点魔法,就可以打出175的效果,是不是物超所值!?”

我略作沉吟,说道:“貌似有点道理.....”

看到自己的理论得以立足,他又说:“你损失的那点血量都可以忽略不计,遇到自身带吸血的英雄,嗯是完全无视,总之魂戒就是神器!”某潮一副专精Dota三十年的样子,言之凿凿。

我被他说服了,从此以后,我打Dota比出魂戒,然后是疯脸,勋章,臂章。万年不变!

“这才是Dota最万金油的装备!”某潮点了一个魂戒卷轴,摇摇晃晃地出了水泉。

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是他经常各种双杀、三杀(后来我才知道那叫虐菜)所以我认定了这个出装套路是对的,只不过当我做出臂章的时候,对面已经蝴蝶大炮龙心了。

所以我还是被虐的很惨。

再看看某潮,他仍然一丝不苟地完成着他的“Dota三件套”,偶尔有人吐槽他的奇葩出装,他总是会淡淡地回一句:“Solo?”一副“你们都还只是菜鸟”的样子,不过更多的时候,这是骂战的开端,反正我和他的亲属都被问候过,我们当然也会脸红脖子粗地进行回击.....这些都是Dota的乐趣,看着某潮,我能感觉到他是真心喜欢这个游戏的。

不过这个“真心”很快就被他自己打破了,当高考的大山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某潮果断地抛弃了我和Dota,还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来吧、少年,学习时间到!”——和当年他叫我打Dota时候的语气一模一样。

我不是轻易随波逐流的人,但是我明白,没有基友的Dota并不完整,没有某潮,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坑。所以考虑再三,我又一次跟随了他的脚步,放下了Dota。

我不再挣扎,不再无聊,因为我已经喜欢上这个游戏了。

暂时的离开,只是为了更好的归来!

我知道那很快,因为我已经决定这一辈子都和Dota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