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名称:游少伟

籍贯:广东汕头

年龄:33岁

毕业院校:南方医科大学

Replays.Net论坛主管:游少伟

游少伟简单介绍

游少伟,广东南澳人。年届二十出任Replays.Net论坛主管,人送法号长根,曾辍学于南方医科大学,二度高考后开始参与WCG等多项线下赛事的执行,毕业后曾考科举,屡试不第,现效力于YY直播,立要负责YSL英雄联盟、炉石传说、魔兽争霸、DOTA等多个项目赛事的策划与执行。

捕“运”青年

阿盔:你大师的称号源自于你曾在RN与人辨佛,而且头头是道,你当初为什么会对佛学和风水这种东西感兴趣?

游少伟:宗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哲学,不同于自然科学的是,它是远超人类自然科学水平的一些模糊的认知。每个人闲得蛋疼的时候都会想一些无聊的问题,比如说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这个问题佛学界研究了几千年。中国人总想一个问题必须有一个证明,但很多东西你在几百年科学的发展上是根本无从证明的,但有些先人或许感知到些什么。

其实佛道两家的东西我都有沙猎过一些,比扣说风水就是从道家的思想衍生出来的一门学科,在美国台湾的大学都有开课,反而我们自己把它当成迷信了。其实对宗救而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比如说命运吧,今和运是分开的,命是你生下来怎样就怎样了,无法改变,但是运是可以的,很多事情都是发生了,先有果,我们再去分析它的因。但如果你能逆料到这些事,通过一些事情去层层影响,可能你今天买一个彩票,然后吃一个苹果,因为你吃掉这个苹果产生了数以亿计的连锁效应,都能导致它中奖,蝴蛛效应也就是说的这个。

阿盔:所以宗教只是你理解世界的一种工具么?

游少伟:是的,只是工具而已,我不会对宗教有任何形式上、行为上或者心理上的崇拜。正是因为我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所以觉得没这个必要,信不信都一样,不会起任何作用。

阿盔:你,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文学青年,你自己说“前列腺里面都是文采”,那这些文采是从哪里来的?看书看的?还是生来就有那样的资质?

游少伟:一个人的思想和语言大概是怎样,文字就应该是怎样,这本应如此。但是中国的语文教育把两者剥离了,我只能说我算是没被剥离到的那部分人吧。

其实很多人说话比我屌得多,但一写东西就进入高考作文棍式了,总有人觉得网络是虚拟的、虚假的,其实我觉得网络比现实更加真实地反应一个人的意识。再怎么样,都不会有人穿过显示器来教你做人,当然在很多时候也比较真实地体现了人性里面一些毫不顾忌后果的冲动。

从游戏到竞技,WAR3是里程碑

阿盔:在RN之后,周宁他们找到你之前,你曾有过一段迷茫期?你自己也说电竟是刚好在那里而己,如果,当初周宁他们没来找你,你觉得你应该做着怎样的事情?或者说,你会朝电竟之外的哪一个方向来努力,以此证明“老子的吞吐天地之志”。

游少伟:我觉得我会成为公务员吧。因为我在RN那几年做得最出色的是管理,21岁的时候我在没接触过任何管理学知识的情况下重建起一个上百万注册用户的论坛管理架构,从根本上解决了很多问题。我觉得如果把网络上的这些成就能有机会应用到社会中去,应该还是可以造福一方水土的。

阿盔:现在看来,你认为WAR3这款游戏在中国电竞史上有着怎样的地位?它对你个人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游少伟:对中国电竞而言,我觉得WAR3是从游戏到竞技的里程碑,我对于这个游戏的感情比较复杂,只能说现在还在玩,而且偶尔会打一些小到不能再小的比赛。对于个人来说,我觉得它并未对我造成多大影响,我始终会做自己想做的、喜欢做的、擅长做的事,只是WAR3让我觉得它在电竞行业是一个不错的领域,然后我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WAR3,我也有可能在其他市场从事着类似的工作,其实都差不多。

阿盔:在RN那几年,包括后来,你应该也接触过不少WAR3的职业选手吧?有没有一个或者几个给你留下特别深的印象?

游少伟:几乎所有中国WAR3职业选手我都跟他们有过接触,因为我就是很多赛事的组织者,包括今年的YSL。映像比较深刻的是2007年到2008年的INFI吧,对我的游戏观影响挺大,我那会还写了个《塔魔传》。还有一个是INFI的另外一个极端SK。Insomnia,我相当欣赏他比赛中表现出来的那种磅礴的气概。

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中国电竞

阿盔:你认为现在中国电竞圈成熟了吗?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是否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

游少伟:电竟圈是否成熟,应该从整个社会的形态去看。现在电电竞圈有很多规章制度,有ACE联盟,几乎干什么事都需要授权、合同之类的东西,比以前是成热了很多。但整个社会对电竞的理解还停留在游戏阶段,而且整个国家相对还比较浮操,大家都在争先恐后诛除异类,在这种大环境下是很难建立起一个比较成熟的圈子的。

阿盔:至少现在的电竞人是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可以这样理解吗?

游少伟:起码在多元化发展上有了很大的进步,至于是否正确这个尚无定论,每个人在这个行业中都是在不断犯错和错过机会中成长,从大的方向来说,是吧。

阿盔:去年Ti3的时候,中国DOTA全军覆没,很多人将矛头对准了ACE联盟,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游少伟:这就是我说的不断犯错的其中之一了,包括我去年在你们报刊上面发表过的一篇文章也谈到过这个问题,但我并不认为ACE是在帮助LoL压制DOTA2,因为LoL被压制得其实更厉害。

ACE的四五也不算原则性的错误吧,只是在不恰当的时间做了这件事情。从去年的DOTA2队伍来看,全军覆没是很正常的,A队在G-1联赛的时候就已经无敌了,而且当时国内各队伍自身问题也挺多,我认为输掉比赛还是更多要各队伍在自身的战术层面上找原因。

阿盔:相比DOTA的捧杯,LoL在国际赛场上总是被各种吊打,展望今年S4总决赛?中国队该怎么突围?

游少伟:我觉得难,中过LoL说好听点是江山辈有才人出,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一个人还没到达顶峰就倒了下来,然后另一批新人在半山开始冲刺。像tabe,white这些人还没被新选手超越就已经倒了,而Faker的SKT1也已经彼三星超越了,去年S3应该是中国最接近胜利的时刻,观众可能还应该多点耐心,电竞虽然成长周期已经短得不行了,但王朝依然不是一年可以建成的。

阿盔:中国LoL需要一个Faker似的人物吗?为什么LoL的成绩和DOTA差距这么大?

游少伟:一个电竞项目要走上去,雷要3个很显著的特征:第一是民众基础,这方面中国已经是宇宙第一;第二是明星,LoL已经有若风、有WE,所以也不是问题;还有一个就是成绩了,但是成绩不是明星和民众基础可以决定的,再出个Faker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最重要还是加强与世界的联系。

DOTA2选手整天在和国际友人切磋,但中国LoL环境和韩国的LoL环境都相对比较封闭,除了S4、ALLSTAR这种世界大赛之外,其他的文流机会并不多。如果要拿多点世界冠军,还是需要腾讯爸爸多举办一些世界性大赛,就算是长传冲吊打成功率都不会低的。

电竞十年,资本十年

阿盔:你认为网络游戏直播在整个中国电竞生态中扮演着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游少伟:虽然说最早开发出游戏直播这个功能的是新浪播游戏,但是真正将这个功能发扬光大的是YY直播。像LoL的90001、WAR3的90012、DOTA的90016,在去年都是标志性的存在,也让整个行业看到了游戏直播这一块的巨大市场。在今年斗鱼、战旗带着大笔热钱涌入游戏直播后,YY直播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生态。

相对斗鱼、战旗这些来说,YY直播平台因为存在频道这个概念,更像淘宝,而战旗、斗鱼则更想京东,B2C模式。现在市面上热钱滚得飞起,可能在烧钱的公司看起来更加活跃,更接近成功,但目前只有YY一家已经把盈利做起来了,而且财报相当好看。

阿盔:玩家之中有一种说法是,职业选手打直播会影响自己的比赛能力,忙着去赚钱,不再认真训练了,成绩也就差了,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游少伟:影响肯定会有的,为了不影响训练和比赛成绩,直接退役了去做直播的都有!对于一些职业选手来说,现在打职业只是为了积累成绩和名气,一些平台签退役职业选手动辄7位数年薪,甚至强行买职业选手退役的都有。除非拿到Ti冠军否则不可能会有这么高的收入。

这个世界很现实的,哪里钱多就往哪里去,如果明年直播市场崩坏了,大家可能会看到大量主播强势复出。

阿盔:你在这个圈子沉浮了十年,大小事都经历过,简单评价一下这十年来中国电竞的发展,最后,你作为“电竞人”的身份,大概还会持续多久?

游少伟:我觉得十年来,这个行业的发展还是在于对资本的驾驭程度吧,越来越多的电竟人通过自己的努力站到了比校高的职位上,自主制作内容的能力越来越强,对外界的依赖更低,对资本的掌控力也更强,更能避过层层剥削让更多的资金控制在行业内部流动。

而且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自我造血能力通通超过了依赖广告和赞助商投资的初期,像LoL的皮肤和英雄销售,YY直播的刷礼物、视频解说的淘宝店、Ti4小资本的众筹,都是直接让用户在游戏竞技上进行消费,打开门户做生意的生态绝对比风投模式要良性很多。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干多久,但电竟这行业绝对不是青春饭,和外界想象的有点不一样,跟很多上班族一样我也是朝九晚六的生活,上班一样不能打游戏,而是对着Word、excel、dreamweaver、axure这些软件,策划和纽织各种赛事和活动的进行。

我觉得很多从业人员即使不做电竞,去其他的互联网IT行业一样可以很快适应,我当然希望留在这个行业越久越好,但这只是表示这个行业在发展,和自我价值的实现说不上有太大的关系,我最想完成的事情和这个行业几乎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