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想看一眼大众网络报,发现在17年的时候已经停更了,已经一年了吧,莫名觉得似乎贯穿青春的一样的东西又结束了。

高中搬家的时候从床下搜出一叠大众网络报,花一个下午时间将每份报纸按年份分好,再全部一股脑撒进蛇皮袋里。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花那么久把它们整理好,然后像垃圾一样放在一边。只可惜这流水光阴再也算不清了。

我不想做一个想太多的人,我也想和他们一样无所谓,人来人往只是随意,她走了还有她会来,但在床上翻来覆去后看手机依然还是十二点,怎么会睡不着,为什么每一刻都会被拉得无限漫长。

我还记得起好多小编的名字悠然夏日浅水小刀芒果绿茶……现在只剩下西装革领来面试的肥主编肥皂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每个星期买一份大网.....

上了初中绕三站地铁去报亭买大网,直到上了高中,上海似乎不再出售大网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大网没那么想了。就这么慢慢忘了,就这么被时间推着推着,就错过了它的葬礼。

我现在还在被时间推着,当我今天没有在五点泪流满面惊醒的时候才发现时间真厉害。我想它快一点,我好想走出来。当我觉得我真的快被时间推出去的时候又觉得非常悲哀。

我现在像迷恋大网一样迷恋她,可慢慢那些回忆会一点一点消失不见,等到我死了也许就没有人能记得了。

真可惜,时间也没能给我一点额外奖励,我想能和她有个完美的合照,准备好了新手机新软件新的爱她的心,然后就这么错过了,已经整整错过一个冬天,慢慢想啊想,这个春天也要错过了,往后还要错过很久吧!

因为年年轻啊,所以有那么多开心,那么多不开心!

因为年轻啊,总觉得时光太漫长,日子多余得快要溢出来;

也是因为年轻啊,没有足够多回忆的资本,于是连你都要珍藏。

可我还是不想你成为记忆墓园角落那一抹朱红。

我真的好想再见你,再坐下聊聊天。

我真的好怕再见你,你会不会无所谓得错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