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玩游戏的人感慨,能生在这个时代真是太好了。

PC、主机、掌机,甚至是手机,各种游戏琳琅满目,只要你想玩,游戏就如一群“萌萌哒”的女仆飘然而至,而她们的口味更是有FPS,ACT,RPG,RTS之分!

到后来还有ARPG,JRPG,RPS的分支,种类之广,花样之多令人咋舌。那些年在家里采蘑菇,或者在街机厅排队等97的我们如果能够遇见到二十年后的事,一定会充满希望地成为一个正能量青年。

现在是游戏的最坏的时代

真的是这样吗?

游戏是人做的,人在公司里面,公司要运营赚钱……于是,在这个最好的时代,在那些万年不变的枪、车、球主题面前,如今的游戏种类繁多,但它们的样子越来越模糊,模糊到只剩下各种最商业化的类型和概念,而很少有带着勇气的创新作品。

一方面,我们总能够找到一些相似的游戏,另一方面,这些相似的游戏又总能够获得成功。

游戏界肯定还需要一些创新的作品,但商业圈给出的答案却往往截然相反。

我认为,这是游戏最坏的时代。

游戏人的事,能算抄吗?

2006年11月横空出世的大型第三人称射击游戏《战争机器》曾经是无数人的最爱,这游戏一共出了三代,最初的目标是炫耀虚幻3引擎的法线贴图等特效。

事实证明它成功了,在硬件配里还不如三流台式电脑的Xbox360上硬是跑出了当时最酷炫的画面效果。

战争之后,再无机器

EPIC GAME凭借该游戏迅速成为微软第一梯队的盟友,并狂销六百万份。相比划时代的《光环》,《战争机器》也算是开创了一个时代。在那些Xbox360粉PS3粉为画面打架的日子里,它是被最多提起的一款游戏。

后来这个系列一共出了三作,每一作都是超级大卖。比较遗憾的是游戏方式一直没什么变化,就像这个时代的许多名作一样,出了好多代,面目都相似得很。

如果要问《战争机器》师承何方的话,制作人会告诉你他从《生化危机4》中汲取了不少灵感。当然两个游戏完全是不同风格,唯一相似之处是在第三人称视角射击上。

这种借鉴几乎引领了第三人称射击游戏的风潮。在这之后哪怕是《生化危机》的总设计师三上真司自己的《征服》,都遵循了《战争机器》系列的掩体套路。大家出来行走江湖的,互相学习一下优点还是没有问题的。

此问题是能够好好正面借鉴的例子大概也仅限于此了,剩下的例子大概只能上微博去@最抄袭……这种情况从上一个世代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譬如你问《暗黑血统》和《战神》在战斗上的区别在哪里,我还真回答不上来。他们都是挥着巨大武器,QTR虐杀敌人,甚至连闪避的方式都一样。所以当诸如像《但丁地狱》这种的游戏出现时,大家都没了兴趣。

胡子上的“创意”

IW是原《荣誉勋章》系列的制作人离开EA另创的公司,其代表作《使命召唤》从第四代开始突然成为全世界都热捧的游戏,现代战争的概念征服了无数玩家。

普莱斯和他的小伙伴们,重新定义了FPS

游戏中的代表人物普莱斯上尉是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子,抽着雪茄满脸沧桑,被玩家所喜爱。

于是EA的《荣誉勋章》也搞个大胡子,也开始描绘反恐战争,甚至连开车被袭击的镜头都跟《使命召唤》如出一辙。

后来这种设计思路被融入到更多游戏中,最后如大家所见的那样,很多人在单独看某个片段的时候已经分不清《分裂细胞》和《幽灵小队》或是某个不知名的游戏了,尽管它们的类型不同,看上去简直都像一个团队制作出来的。

甚至到了最后,连《变形金刚》的游戏版也已经和那些第三视角射击游戏没有任何区别,居然包括枪感都极为相似。

无双就更不用说了,一家出百家跟风。从PS2上滥竿充数的《义经英雄传》到Xbox360的《九十九夜》,每一款游戏都有详尽的教学关卡。可惜那些教学关卡告诉玩家的事都是大同小异,让人怀疑这些厂商是否应该串通一下,以后同类游戏只有一个教学流程就足够了……不仅是同类游戏如此,同一款游戏的续作不断重复也让人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最具代表性的三大动作游戏里《鬼泣》系列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化,从初代到四代的重复率让人厌烦;《忍者龙剑传》在经历了二代的升华之后倒退成了相当枯燥的杀戮游戏;《战神》则进入到一个完全没有新意的桎梏中尚未能摆脱……更不用说那些没有这么大名气的游戏续作了。《虐杀原型2》的手感还不如一代,《杀戮地带》都出了三作了还是只能拿一把主武器……这些磨磨蹭蹭的进步让人怀疑游戏厂商是不是故意的。

缺少了创意,剩下的也只有“相似”了。

我们所喜爱的,是那患难与共的陪伴、关健时刻拉你一把、战火纷飞中靠山一般的Captain Price,而不仅仅是一脸的胡子和那支雪茄。

潮(抄)流

经常有人说IOS平台的出现改变了整个游戏界,让抄袭变成一种流行,IOS和安卓平台上的游戏基本上都是掌机和家用机最热门游戏的照抄。

这么说的人一定没好好回溯一下各种平台的游戏相似度。

有创意便不合符市场法则,这便是现状

在本世纪之前的所谓繁荣时期,游戏基本上只有以下几个类型——模仿《生化危机》和《寂静岭》系列的各种恐怖留险游戏,模仿《鬼泣》的上蹿下跳的动作游戏和模仿《侠盗飞车》的各种粗陋沙盘游戏。

当然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个时代其实还算丰富了——如今的游戏却只剩下FPS和看起来像是FPS的RPG,以及像FPS的动作留险和带FPS要素的动作游戏……好吧,还有摇车。

现在的赛车游戏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像《玛丽奥赛车》的”,另一种是“像《GT赛车》的”……大家都很避讳被说成像谁,所以打着各种的“独有领域”的招牌,但你不能否认的是——没它就没你,至少没像现在这样的你。

至于网游就更不用说了,打开十个网游客户端,你会发现其中七八个甚至连美工都很相似。那些少侠们扛着剑砍人的动作、怪物的分布、甚至敌人的造型,都像是大家有着血脉相连的亲属关系一样。

如果按照时期分类的话,网游大概只有“前《魔兽世界》”和“后《魔兽世界》”之分,之前的像《传奇》多一些,之后的像《魔兽世界》多一些。而那些界面和系统更是像整容之后的韩国妞一样,不说是千篇一律也差不多。

对于现在的一些游戏玩家来说,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局面。很多人已经懒得熟悉新颖有趣的玩法,同一类的游戏他们愿意一再尝试。

就像吃了必胜客这款披萨,又要去吃另外一款。看似尝鲜。实际上还是在同一个类型的模板里打转,连新奇都不打算新奇一下的现代人安逸心理决定了市场。

没有人愿意承认探索和求新是一种乐趣。很多人玩着相似的游戏只是为了填补空虚,至于他们的内心到底是否充满喜悦就不得而知了。

尾声

熟悉电子游戏发展史的人一定不会忘记,在电子游戏发展的最早几年,雅达利2600曾经经历过一次名为“雅达利冲击”的巨大震荡,这次震荡带来了数年的游戏产业大潇条。

在当时,过分畅销的市场让所有游戏开发人员都觉得只要他们做出差不多的东西就能换成无数的钞票。最终粗制滥造的游戏导致了雅达利帝国的覆灭。

大量同类的,看上去画面和玩法没有任何不同的游戏卡带被掩埋在沙漠中。在那个时候,很多人甚至没法分辨《E.T》和《运河大战》到底有什么不同。

在那些万年不变的枪车球主题面前,如今的游戏越来越模糊。模糊到只剩下各种最商业化的类型和概念,而很少有带着勇气的创新。

当年《星探》这样让人惊艳的FLASH游戏如今已经很少能够看见了。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对着长长的游戏发售列表,想象其中有多少款游戏玩起来手感相似,画面相似,甚至系统相似。

那些华丽的游戏,最终是否会成为被人视而不见的存在。没有人知道答案,眼前的这一切却让人觉得前景并不怎么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