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做作业,难题不会,易题不屑,适宜我的中档题,面对繁琐的计算步骤我也是浅尝辄止。离期末考试也只有几天了,我却还是这般浮躁,还怎么应考?还说考一个高一点的分数,好给LoL充一个皮肤耍耍帅,这样子还能行吗?

LoL帅帅的电玩皮肤

罢了,在不知所措中,我终于失去了所有的耐性,把作业和稿纸都统统扔到了一边。不想做就先不做,强扭的瓜不甜!我一边说服自己最后的理智,一边打开电脑,想要打上几盘放松一下。

那可以是我引以为豪的英雄——冰晶凤凰。唯一一个有过三个星期连胜的光辉记录的杀手锏,我本以为我能玩得像从前一样得心应手,可是没想到这次我失算了。线上被打爆,团战零输出,全线崩溃,狼狈不堪。

我何时落得这般地步?看着冰晶凤凰在被一击致命以后变成一枚冰蛋,在等待重生时被敌人疯狂撕咬的情形,我突然退出了游戏。

梦里的冰晶凤凰

我到底是怎么了?莫说学习,就是最拿手的好戏都耍砸了。我有些不悦,一边抱怨,一边打开了学校官网,看上一次的考试成绩。我的分数一次比一次低,并且都不约而同地在三本线一下。

从前有个人是我再同一战线的,就是我暗恋许久的那个女孩。她跟我说,她的分数好低,面对她的倾诉,我没由地心跳加速。我努力掩着心中的欣喜和激动,故作镇定地回答道:“真正的猛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直视淋漓的鲜血。”她似乎有了一些勇气,很客气地微笑着,对我道谢。

现在她做到了,把我甩出老远。成绩上是,生活中也是,我还没能向她倾吐我隐藏已久的心声,她就已经和别人情好日密,如胶似漆,留我孤孤单单地在三本线上风雨飘摇。

梦里孤单的身影

眼前的一个个排名高于得分的数字或咧着嘴,或瞪着眼,都不约而同地盯着我,仿佛是无声的嘲讽。再也没有人能如我鼓励她一样鼓励我,好像我正被这个世界捉弄着,这些手舞足蹈、排名比得分超出许多的数字一个个笑着,笑着,一变二,二变四,随后一大团模糊不清的黑色线条顺着眼角滑了下去……

最骄傲的东西突然一文不值,成绩也依旧如故,还睹物思人,在无线纠结之中即将迎来期末考试……一切的不顺都如期而至,接踵而来,像铁蹄般践踏,如大山般蹂躏。我躲在这个没有光线封闭房间的角落里,毫无意识地承受着无尽的折磨,似乎离沉沦仅一步之遥。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那一幕幕辛酸往事在脑海中重演了多少遍,我费力地清醒,费力地摸索着打开了房门,跌撞着走向阳台,想要这天空这世界告诉我为什么。

其实天还未完全照下。在暗紫色的幕布中心偏下最深最远的尽头,还有一抹沉沉的暗红。虽然摇摇欲坠,但至少不是暗淡无光。

黯淡暗紫色的天空

面对着无边无际跃跃欲试的夜色,这霞光在越来越浅淡时就没有一点不甘吗?太阳也是,每天都要挪到城市另一边的黑暗之中,为什么还要一如既往地继续升起呢?是不是天上的一切都习惯了昼夜更替,都习惯了物换星移?如果说日落是失望,可到了明天,还是会有一轮一模一样的太阳和一抹一模一样的霞光,雄壮如故,明媚如初。

我猜人生也应该是这样,不会有人永远幸运,也不会有人永远不幸。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会如想象之中一帆风顺,但是也不会满是横亘和坎坷,只有起起伏伏高高低低才是真谛。渐渐地,我平静下来,对天空对世界的诘问永远都不会有答案,因为风水轮流转,未来永远都是未来的。我试着问自己:如果在最黑暗的时间过后就是黎明,那么我是不是离黎明仅一步之遥?

梦里黯淡无光的天空

大概一切都因为我踏上了阳台心里才会舒服些,我回头看去,也就是一步的距离。一步之遥,我再快要绝望的时候领悟了。

晚上,我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我无时无刻不觉得我所要去的前方充满了光阴。于是,我又摊开了书本,拿起了笔,当然,在这之前,我又向久不联系的她发去了中断了的问候。

这夜梦里,我又继续了那场中途退出的游戏,又操纵起那只沉寂已久的冰晶凤凰,它还处在复活当中。在不断呼啸的寒风之中,已经有一声隐隐约约的威啼——离她重生,仅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