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些厌烦拿美国说事了,但在很早之前,美国的学生中就有很大的一部分艺考网络从事社交活动,连小学生都有咱们现在所说的“绿色网游”,而在网游中一起做任务也是朋友们沟通的一种好方式。

当然,在美国的一些网游界也有类似这样的任务设定:“去打死N只哥布林然后搜集N块某某骨头,这个任务需要你自己完成,完成之后你就是英雄了.....”

也许对于一款手感良好有需要较强操作技术的网游来说,反反复复打翻一种怪物确实是一种享受与放松,但在某些低劣游戏中加入这种类型的设定所带来的效果只能让玩家抓狂——可以想象一个长着黄毛的老外耗尽了最后一点儿忍耐力怒砸键盘的情景,这样的游戏好玩吗?

一点都不,同样尴尬的事情,同样烦人的游戏设定在今天也频频发生在我们身边,在缺乏创新更缺乏技术的国内游戏市场,似乎这一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不难想象这样的场景:网游的设计人员们把自己关在茅房里,憋不出来一个好点子就不出来,好不容易产生了一个稍微像样的点子,却被开发人员告知在技术上无法实现,几个设计人员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其中一人猛一拍脑袋:“好吧!还是用那个吧.....让他们继续做任务,这次不杀哥布林,杀野猪!不杀N只,杀N2只!只要能让他们老老实实待在线上就好。”另一个补充到:“我看还是让他们去做送东西那种任务,从A点送到B点,让他们在城里的安全区之间跑来跑去,一天送一次不行,送20次才算完,这样才显得热闹嘛.....”

还有一种更简单的版本——在一间小黑屋里,在传出了一阵得意的淫笑后,一个网游诞生了,不管怎么样,一个个“很懂玩家”的网游纷纷跳了出来,在经过一系列包装后便会“隆重上市”,在这个把“京巴”都能包装成“藏獒”的时代里,哪些最普通也是最本分的玩家不可能有能力去深入分辨一款网游是否真的那么好玩。

他们在各种宣传攻势下被“连推带拽”地拉进了某网游,开始了有些痛苦的游戏之旅——坐在电脑屏幕前,机械地重复着一个个没有难度,没有趣味而且不用大脑思考的“任务”,笑不出,更哭不出,剩下的只有呆滞的表情和疲惫的身躯。

我仿佛看见一个少年被从网吧中拖了出来装上了送往“戒网瘾中心”的大车,而那个老实的少年长时间上网玩游戏的原因不过是想“把任务做完”。诚然,做一款网游不是件简单的事,花了大把时间做出一款有诚意的作品也不一定能鼓了自己腰包,高举商业大旗虽然不能“流芳千古”但至少可以混上锦衣玉食,商人自然希望玩家越虚荣越好,这样他们才会花钱买道具、冲点卡!

买不起的怎么办?让他们“免费玩”,红花需要绿叶忖,免费玩家所付出大量时间换来的回报,RMB玩家一挥手便有了......看着在线人数蹭蹭往上长,相信网游老总的心里乐开了花,这时一副吸血鬼嘴脸的他,更不会去关心最底层玩家的游戏感受的。

我从来没指望过某款网游能有多大出息,但它必须得好玩,不然凭什么叫它游戏呢?这也是我本人抵触大多数网游的原因。

单机游戏玩家的日子其实也不太好过,尤其在国内单机游戏稀少的环境下,想得到一款好玩的本土游戏还真是个奢望。很多单机游戏只是糊弄了一下便草草上市,盗版的横行更把有志开发单机游戏的厂商吓得躲到了网游的保护伞之下,在缺少竞争与激励的大环境下,国内单机游戏的未来在我看来仍是一片黯淡的,但从目前来看,别说一款好玩的游戏,就算是一个合格的游戏都很少见了。而钟情于国产单机游戏的玩家们往往花了钱却享受不到应有的价值,花着钱却玩着不好玩的游戏——这不得不说是极其悲哀的。

放眼国外的单机游戏,紧追大作的中国玩家们往往是有着多年“游戏年龄”的老玩家,他们大多对游戏的素质有着极高的要求,这也许是最近“雷作”频出的一个原因吧。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任天堂出品的那些我印象中“小品级”游戏反而会卖得打好,按理说同样是商业化的量产游戏不该有如此多的老老少少追捧啊,但玩过之后就会明白,也许它离那些想追求简单游戏的玩家很近,对于他们来说,这类游戏就是好玩的游戏了。

今年的E3上,微软也推出了自家的“体感游戏”理念,想来这类游戏必定会占据未来市场的一定份额,但当创意再次枯竭时,当游戏开发商不愿意冒险创新时,下一个愿意站出来改变那一切的人会是谁呢?

现在的好有戏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内容也相对更充实,但确实经常会听到有人说游戏没意思了,其实只不过是玩的游戏太多了,更确切地说是玩了太多不适合自己的游戏,以至于让那些游戏坏了心情,所以去找属于自己的游戏吧!

不要人云亦云,游戏么,本来就应该是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