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一听到“网瘾”这个词,每次听到那些甚至没玩过一天《魔兽世界》或者《劲舞团》的所谓的专家们把网络游戏与网瘾混为一谈时,大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哧”的一笑么?

当然在这“哧”声之后,我们内心最深处也藏着个声音说:“没错,实际上这东西是有点让人着迷。如果没有网络和网络游戏,我能做更多的事情。”

在这个内心独白之后,我们会安慰自己:“OK,我会管好我自己的,偶然通宵一两次又有什么关系?”

我相信这种心里过程是大多数年轻人经常有的。

“互联网,把我的儿子还给我!”这样的呼声,几乎已经成了这几年的一个笑话。然而我不得不说,这正是一位绝望的母亲在给12355北京青少年服务台打电话时发出的呼声——这未免让人哑然失笑。

这位母亲的孩子在于母亲发生了冲突后,已经离家20余天。据说这样的家长求助电话,服务台每天都能接到几个。

其实家长是什么?家长的心理上也不过是个大孩子——尤其是当他们沦落到需要心理服务台打电话求助的份上,简直就和哭着去办公室找老师的小姑娘在心里上没什么区别。

而这些求助者对服务台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呢?是“他拒绝和我们讲话了。”

据最新的调查显示,有90%因为上网而家长发生冲突的孩子,选择了拒绝与家长进行沟通。

拒绝沟通,换句话说就是“我对你已经无话可说了!”这是一种沟通上的彻底的失望。这失望的来源,是因为沟通的一方太熟悉网络,而另一方对网络几乎相当于无知。

这样的沟通结果可想而知。想来中国人也真聪明,在还没发明电脑和网络的时代,就发明了“对牛弹琴”这个成语——课件诸如此类的沟通失败,不是网络时代才有的。家长们因为过度的担忧和紧张,而表面上显得固执得要命,内心里却像个被人在铅笔盒里塞了死虫子一样无助的女学生。

而自以为是,并且心里明白自己确实有点上瘾的孩子们面对如此糟糕的情况,反而像个大人那样带着懊恼表示沉默。这情景真的值得玩味。

又据一些调查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网络成瘾在广州青少年的比例超过12.8%,特别是网络游戏,75%的青少年网民玩网络游戏——如果时光倒退20年,这简直就是说,在看过电视的100个青少年中,有75个看过电视剧——当然了,看电视并不只是为了看新闻联播和电视函授。

之所以那时没有人把电视当作洪水猛兽,是因为电视的好处就是:是个人就能立刻体会到,它没有任何技术门槛。虽然也有家长对孩子沉迷电视而感到担忧,但他们不会对着电视大喊:“电视剧,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因为他们自己也对电视有一种甜滋滋的感受,错不在电视,他们不会把电视砸掉。

试想,如果是我们吧辛苦挣来的几千块钱买了台只有父母玩的很爽,而我们却不知道该怎么操作的电器,我们也会很恼火吧?而如果这时有位妈妈从此拒绝为她的儿子做饭、拒绝再洗衣服,而像变了个人似的24小时坐在那电器面前,想必她的孩子也会盘算着是不是该把那机器砸了,或者把妈妈送到戒毒中心让那些美籍华人教授给治一治吧。

如果上了“网瘾”的是爸爸妈妈,我想也许打心理热线的孩子们,也会对着电话喊一声:“妈妈,再爱我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