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QQ列表中,是否存在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也许不看备注你都不会想起他的名字,但和她的故事却永远不会忘记。“失败者”就是这样一个人,备注静静地躺在我的列表里,故事却慢慢在我内心沉淀。

失败者

我接触的第一款对战游戏,并不是现在流行的MMORPG类游戏,而是QQ对战平台的五子棋。至今想起来,也还残留着黑白旗子带给我的喜悦。三个就堵,四个就封,五个就赢的套路依稀还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年初三,在全班同学迷恋网络游戏,迷恋《魔兽争霸》和《星际争霸》的时候,我却选择点开了QQ对战平台。你的一定会笑我是个SB,有那么多好玩的游戏却迷恋类似于扫雷一样的低级游戏。

我并不在意,正如你迷恋其他高级游戏的心态;我,和电脑后的另一个人玩着心里上的博弈。

我的昵称叫“江流儿”,是常看动画片《棋圣》的恶果,在“无禁手”的房间里,我打败无数跃跃欲试的挑战者,600多的积分,90%的胜率,那种成就感至今想起来都让我骄傲不已。一想到连成四颗之后,对方无法招架的样子,我就会在聊天框里找一个得意的图标,以此炫耀我的功绩。

“有什么好得意?”败者发过来一句话。

“输的不服气?”

“再来,再来,这次我不会让你了。”

“是么?我很期待”

“算了,你下不过我的,拿着你仅有的积分换个房间吧。”我发给她。

“哼,好吧,你厉害,但我不会服输的,我明天再来!”她发给我一句话。

弹出消息框,是个女号——“就是不认输”加我好友,我点了接受,备注“失败者”

“你教我下五子棋吧?”在她连续失败好几天后,给我发来QQ消息。

“你不是会么?”

“可没你下的好,一定有诀窍的,对吧?”

“没有,就是多练吧。”

“骗人,小气,你就是怕我下过你!”

“这个真没有诀窍,可能是因为我天生对直线敏感吧。”这倒是真的,我从小就对“线”感兴趣,无论是直线还是斜线,总能在我脑中编制处一个又一个图形,所以下五子棋总能有很多种走法。只要跟着我的思路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连成五棵了。

后来我告诉“失败者”我的小脑理论,可换来的确是她的半信半疑。

后来我和“失败者”渐渐熟了,慢慢地开始聊到现实生活。她叫陈洋,比我大一岁,也念高二。不过是留过一级。她念书的地方是所名校,离我的学校就两个小时车程,我想,总有一天我和她见面,带着以往对气质美女的期待,然后…

“你们最近月考了么?”陈洋问我。

“考了,除了英语,其他的都还算不错。”我所在的学校并不是一所很优秀的中学,所以在这个大环境下,及格就是我眼中的不错了。

“哦,我可惨了!除了英语上了130,其他的都很糟,尤其数学,差四分上100…”她发来一个委屈的表情,如果这话让我们班的同学来表述,我一定会用最恶毒的词回敬他,不过对这样一个优等学校的优等生,我想除了呵呵,就再无合适的回复词了吧?

“你五子棋下的这么好,数学应该很好吧?帮我不补课呗,我对三角形之类的几何图形几乎一窍不通。”陈洋又发来一条消息。

“啊,算了吧,你自己看书都能懂的。给你补课我哪来的时间玩啊”我搪塞到。

陈洋没有再发QQ消息,我就一直等着她头像闪烁,一直等到她的头像变灰色下线。

卧槽!这不是拆我的台么?我数学也刚及格,还给你补习?要是告诉她我的数学成绩,她一定会更不相信我的小脑理论,进而否认我比她聪明的事实。

要是答应了她…靠!一个90分的成绩哪来自信去答应一个数学比你成绩还高的同学,哦,不,女同学的补课请求呢?正如一个170cm的女同学要求遇一个165的少年见面,于是,在这个165cm的少年心中只能涌现一个想法:我要长高!

我当时就是这样的想法:我要更好!

为了不被一个五子棋菜鸟看扁,也为了陈洋的误解——我数学很好,我一定要好起来,我开始从早到晚看数学,开始研究函数,圆与曲线等等…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拿到了数学140的成绩,我记得当时最开心的不是我吗奖励我三小时的上网时间,而是有了敢见“175cm”女生的勇气。

“嘿,你还在玩五子棋啊?”我发过去一个信息。

“嗯,快来,我最近棋艺大增呢!”她迅速回复到。

“是不是啊?”我点进去,正好看到她和其他人的对战,她是黑棋,对方是白棋,乍一看黑棋占上风,可仔细看白棋堵截黑棋的套路,大有连成一气的野心。只是陈洋还没看出,我深谙观棋不语的道理,所以也没有点破。一步堵,两步堵,三步堵,陈洋还在发展自己的黑军,无奈对手早已连成一条斜线。

“哈哈,真笨!你这还进步了?”我发了个消息。

陈洋没回我。

“好傻,看棋不能只看一步的,你要看到他的下一步,和自己的后三步,不然怎么能赢?”我继续嘲讽道。

陈洋依然没有回复。

“像你这样的下法,想赢我,这辈子估计是不行了”我三次嘲讽道。

陈洋的头像灰了。

第二天,我早早上线,想赶在上学前看看自己的QQ有没有留言,没动静,陈洋的个性签名改了:“是啊,我真的很笨”

我的话是不是太重了?应该不会吧,平常都是这样啊,陈洋怎么了?我有点担心她,所以整天的课我都是无精打采上的,终于挨到放学,我赶紧找了个网吧,打开QQ,陈洋在线。

“对不起啊,我昨天可能是语气太重了,不好意思。”我急忙发过去。

隔了一会,她发来一条:“没事,我真的笨嘛,你说的是实话。”

我发了个抠鼻的表情,“不会因为这个生气吧,你出什么事了,以前不是从不服输么?”

“以前太傻了,其实我一直是个失败者,正如你的备注那样,对么?”陈洋问我道。

我沉默了,难道我无形间摧毁了一个人的自信?

“真的,你觉得我是个失败者么?”她再次发来消息。

“不是”

“别再骗我了!我知道我是。我成绩不好,尤其是数学,老师说我的成绩都没救了,将来只能上普通的大学,我的爸妈都是数学老师,克我的数学就是那么差,有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我父母的孩子。我想逃离这个时间,找一个没有数学的地方,可就连五子棋这东西都或多或少跟数学沾边,为什么我要学数学?难道数学真是我不能逾越的一道墙么?我就是一个失败者,没有人能比我还失败。”

陈洋一大番话是我前所未料的,下了上万把五子棋,我却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该说什么,我就对着聊天框,看着她的QQ秀,一张清秀的脸背后可能是一个失去信心的女生在哭泣。我多想跟她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一直到她的头像再次消失在我的以前。

也许,我更适合做一名倾听者,在屏幕的另一边细细听完她的抱怨。

后来,陈洋再也没有上过线,也再没有在“无禁手”的房间里和我叫板。我有点小失落,这样的失落一直伴随着我走过了高考的冲刺。后来,我考上了本地的大学,那个假期我多想再遇到陈洋,告诉她,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失败者,和我比起来,她所谓的失败比我成功多了。

我始终没有告诉她,若不是她的话,我的数学可能不会好起来。也始终没能坐上车,用两小时去见她一面。到底屏幕的背后是一个怎样的女孩,我永远不会知道。

现在,我几乎都不会再点开QQ对战凭他,去玩那个小学生的游戏。但不论玩什么游戏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个失败者,想起她自信的说:“永不服输”,想起她对数学的憎恶,想起她无助的样子。

或许,从一开始,我和她之间就存在一堵墙,一堵我认为是无所谓,她却很在乎输赢的墙,墙的一面,作为一个对成绩不在意的学生,我赢了五子棋;墙的另一面,我的好对手陈洋却迷失在成绩的墙中,在成功与失败,在愚笨和高分里寻找一个悲惨的出路。

我期待有一天,她能带着当初的自信,头像闪起时,仿佛冲我挥了挥拳头:“再来,我不会让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