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时间到了,老师,您幸苦了。”

随着熟悉的下课铃声响起,我看了一眼前方写有“离高考还有32天”字样的小黑板——那个数字一直在不停地变,我知道,等他变成0的时候,一切都要结束了。

距离高考还有32天

我匆匆忙忙跟着拥挤的人群下楼,当时目的却大不相同——他们是干着u吃饭,我是赶着去买大众网络报。大概是天气的原因,本应啊星期五下午到大网却没有到,我惺惺地上楼,琢磨着漫长地下午该怎么度过。

“咱们这个星期放假吗?”

“放假?来到这学校你还想放假?呵呵。”

没错,我们的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而作为私立学校比一般学校严的地方就是——我们学校高中部没有双休日,每四个星期休息两天,这两天就被我们称为放假。而学校对着制度的解释是让我们提前适应高三生活,对此我只想说:“你忙吧。”

虽然这样的制度很令人不爽,当时,正因为这样的制度采薇我的高中带来了许多有趣的回忆,关于放假的回忆。

飞来横假

正如再厉害的女人也...哦,错了——正如再厉害的职业选手也有空大送一血的时候,理论上来说,我们学校的假期就如妹子的那啥一样规律,但天有不测风云,身体再好的妹子偶尔也有不调的时候,管理再严也有“飞来横假”的时候。

放假就想女生的大姨妈

“听说,明天学校因为XX事会提前放假。”

平静的教室里突然传出这么一句话,声音不大,可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铿锵有力。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学校里非正常放假情报部部长——A神。

反应了两秒后,学海中终于爆发出欢呼,一时间教室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德玛西亚万岁!”“毒奶粉万岁!”“Fire in the hole万岁!”这样的呼喊声似乎要把教学楼掀翻。不为别的,对于刚上了两个星期课的我们来说,听到这样的消息兴奋程度不亚于得知自己中了500万大奖的消息。

但我作为一个对三次元诱惑抗性上万的死宅,无数次的坑爹之旅已经让我有了天然的警惕,哪怕对面是神也不能轻易相信——“消息确定是真的吗?”我这样问A神。

“放心吧,妥妥的。”A扶了一下自己厚厚的眼镜,“不信去问老班啊。”A神又补充了一句。

“......”我沉默了,就算是神当然也有办不到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问老板放假的问题会被扣上学习不踏实的帽子,然后被狠狠批斗,虽然这帽子对于我这样的学渣无所谓,但是没人喜欢被骂吧,更蛋疼的是,这种非正常放假情报,老班通常都是等到放假前的几个小时才通知,老师们似乎都约好似的守口如瓶,所以问了其实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所以,我们只能在明天放假的时间才能确认情报的真假。

看着别的学校陆陆续续的放假

第二天上午,离第三节课也就是放假的时间只有两分钟,班主任突然把拿着的教材放到了讲台上,准备说些什么,这时班上所有的同学都两眼放亮,仿佛嗷嗷待哺的小雏鸡儿,满怀期待地等着班主任的“解放宣言”。

听说终归是听说,就算是A神也有失误的时候。

“你们看我干嘛,就算是再看我也不会放假的。”老班这样说了。

“......”班里一片寂静。

“这放假的消息是谁传的啊,真是扰乱军心,要是被我逮到我非得好好收拾他不可,下课!”随着班主任离开的脚步,下课铃声仿佛在嘲笑我们的天真——我屋里地倒在了课桌上:“这立马和剧本不一样啊...!”顿时泪流满面。

“A神!”伴随着又一次似乎要把教学楼掀翻的怒吼的还有A神杀猪般的惨叫声,这次放假的事就这么告一段落。

这次之后,至少我已经养成了“不到放假不欢呼”的良好习惯。除非官方宣布,否则我决不轻信任何小道消息。

世界上最悲伤的事

中午第二节下课,我和小死于像往常一样站在高二教室的栏杆前说话。

“X,听说明天清明节咱们不放假!”小死于一脸怨念地向我抱怨。

“X,这事你丫今天都和我说了多少次了,咱们的清明节一直都没放过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快被他这个问题烦死的我很想掐死它。

“X,我也说过很多次了,今年的清明节是法定节日,法定节日!因为很重要,所以我说了两次!”小死于理直气壮,仿佛为民请命的烈士。

从教学楼观看篮球场

“照你这样说咱们学校的董事长早就被抓起来了...可人家现在不好好的么?”我无奈地向小死于翻了翻白眼。“好啦好啦,别生气了,反正其他学校一样不放假,快回教室吧!”

我像哄小孩一样把气鼓鼓的小死于哄进了教室,就差没给他买糖了。

第二天,本来听说小死于的抱怨还对放假抱有一丝希望的我再一次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学校果然没有给我们放假。

然后在中午第三节课时,我和小死于又站在了昨天说话的那个位置。

“给你看一样东西。”小死于一改昨天的激动逗比样变成了语气冷漠的酷哥(伪),我也没说什么,默默接过小死于递给我的山寨诺基亚N9。

“看这个,一高的放假了。”小死于指着一条说说说。

我沉默一会,然后:“X”。“还有这个,二高的也放假了。”

“X”我忍不住又来了一句。

“最后一个,这个,三高的下午放假。”

我正想再说一个“X”,可是一股心酸涌上心头,眼泪简直分分钟就要落下来。

人世间最痛苦的是不是学校不放假,而是其他学校都放了,就你们没饭。

我默默地扶了一下额,然后指着楼下谈话的老师们:“小死于,我可以XX他们吗?”

“可以,请带上我!”这次小死于坚定地和我站在了一边。

乘坐火车去上学

当然我们只是开玩笑的,但有些不怕死的“作死族”怀着和我们同样的怨念誓要发出“最后的吼声”。就在我和小死于为老师们YY的时候,我们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风掠过,然后如雪花般的阴钞从我和小死于的眼前飘落,随风而下,一直下到老师们的头上。

还没等我和小死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下面突然就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上面的那两个家伙不要动!”随后我们看到了老师“凶狠”的目光。

然后同样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间,我和小死于就被飞速赶上来的段主任抓住,在众多围观同学目送“英雄”的注视下被带到了办公室。

不做亏心事,不怕老师问。被冤枉的我和小死于在被审问了N久,又找人作证后终于被无罪释放。虽然平安归来,但我和小死于到最后也不能释怀的事情就是真的犯罪者直到最后也没有被抓到,这事情一直让我耿耿于怀,虽然我也很“赞赏”他们的行为,当时时代不一样了,做了“好事”还是得留名嘛。

放假...应该是件好事吧?

写到这段的时候已经是4月29号了——明天,也就是万众期待的五!一!假!这可是传统+法定+伦理+道德的必放之假,于是同学们之间的问题再也不是“明天放不放假了”,而是“你五一打算干什么呢?”而他们的回答大多是:“喂喂,咱们都快高考了,学习的时间还不够呢,你还想着放假。”

高三有关放假的故事

我认识的人似乎都在高考的重压之下失去了对放假的兴奋感,我想不仅如此,这意料之中的事完全无法人有中奖的感觉——老师在讲台上宣布五一放假的时候,班上的同学没有像以前那样瞬间热闹起来,大家只是静静地埋在书山卷海中遨游,甚至连下课都没有人再讨论关于放假的事情——当然,除了对放假仍然无比期待且没心没肺的我。

当时这样的心情稍微让我感觉到有点不安和孤独,我觉得作为高三狗的我依然对放假如此执着似乎有些羞耻——这应该不是一个将要高考的人该有的心情吧?

我忍不住为即将到来假期感到兴奋,仅仅因为我是一个学渣吗?我不断地追问着自己,看着教室里认真学习的同学感觉有点寂寞,嗯,没错,是寂寞。

放假了——我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我忧郁地度过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正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段对话终于暴露出了那些“认真学习”的货的本性。

“明天几点放假啊?”

“听说是下午,不然咱们打夜市去吧。”

“好啊,兔子你去吗?”

......

我就是兔子,而问我去不去夜市的,正是平时碎碎念着要高考了要好好学习的一个“学霸”。

我:“....滚,我家有人,打不了夜市,话说你不是要好好学习吗?高考不是没几天了吗?”

“啊,哈哈哈哈......不要在意细节啦,假期可没几天哦。”学霸笑嘻嘻地看着我,那脸上分明是和我一样的期待和幸福。

什么嘛,放假果然是好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