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周测时,2C在演算纸上撕下一小块给我,说:“帮忙贴在你那边。”

“嗯,好的。”我随手将纸放正,看上去是特殊的三角函数。

2C是我的同桌,他说的我的“那边”是一面墙。

上了高三我就和2C同桌了,月考换位子后,我的左手边是2C,而右手边是那面墙。黑色的校服碰在墙面上总是会蹭上很多白色的粉末,于是我在上面贴了几张白纸,偶尔在上面写些大众网络报上看到的东西。

DNF的职业分析、LoL的英雄使用技巧、War3的发展历程,还有各种没有玩到的手游。无聊的时候便会拿他们来消磨时间,尤其是在数学课上。

2C也会在上面写点东西,不过他写在上面的是英语单词,数学公式,和文综知识点。

他和46期大众网络报在米3手机最后总结语里提到的那种学生一样,上课喜欢走神开小差,但靠考试前的突击抱佛脚依然能考出不错分数,平时嘻嘻哈哈说大话,但又深谙与同学相处的窍门。同时也知道老师在意什么,比如成绩,不在意什么,比如上自习时和我扯扯张杰。

“喂,别发愣,帮我看一下,为什么要加强思想道德建设?”2C捅捅我,然后指了指墙。

我歪过头去,在右上角的小块地方找到他要的内容,念给他:“因为Balabala....我去,别整的我跟你小秘一样!”

“当时不是你非要坐里面吗?”

“你往上面贴东西也别挡我字啊!”

“一直都是你在贴吧?”

“你信不信我撕烂它们?”

“不会的,相信我,而且以后你会感谢我的。”说他,他故作神秘地对我笑了笑,那笑容在他脸上看上去和当年尹志平看小龙女一样。

“相信你妹啊!”不过我确实也没撕,我只想闪现上去Q、沉默、平A、点燃、开E、然后一个大保健弄死他。

说这话的时候,冬天过去一小半了。

北方的气温已经到了零下五六度的程度,树木都落光了叶子,只剩光秃秃的树干在凛冽的风中摇动,出教室上个厕所比取个经还难。我和2C穿着“狂徒”,还在考虑要不要出两件“日炎”,让自己更肉一点,更耐冻一点。

在这样的日子里,2C仍会时不时往墙上贴纸,我也依然用大众网络报消磨时间,偶尔会看两眼他的知识点。

但是,他的话,应验了。

月考成绩出来之后,看着前进10+的名次和左手边的墙沉默了。墙上还是各种各样的字和纸条,写着我的攻略,和2C的知识点,而他的知识点有很多都在试卷里考到。

我转过头去看2C,想说什么,但没说出什么。

“别,突然这么深情闹哪般,想表白找妹子去。”他头也不转地来了一句。

“.......”

“毕竟,高三了啊!”我好像又听到他在小声说。

我伸手把2C贴在墙上的纸条小心翼翼截下来,然后把写满游戏攻略的纸撕了下来,扔进纸篓,换了张新纸,写满了英语单词,和2C的哪些纸条并排着。

再然后,又换位子了,我和2C要平移到右边去,要离开哪面墙了。

课间的时候,我和他收拾完课桌又认认真真地看了看那面墙,和那些纸条,林林总总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是难言的感动,以及我们美轮美奂独一无二的青春。

“再写点什么吧?”2C突然开口说。

“也好。想写点啥?”

“嗯。给我纸。”

我又像他小秘一样给他拿了纸,2C轻轻地在上面写了起来,又用胶棒死死地贴在了墙上。

游人浮世绘,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