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艾欧尼亚的一座偏远小山村里,熊熊火光冲天而起,照亮了整片天空,以为十六七岁的少年冷漠地盯着保卫自己的诺克萨斯军队,他的身后,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拉着他的衣服的一角哀嚎大哭,双眼中...
  • 一 在群雄逐鹿的江湖忠,突然崛起了一股势力,无人知其来历,只知晓这势力叫做——万兽山庄。 “话说这万兽山庄啊,供养着五头圣兽,分别是白虎王、巨鹰王、棕熊王、黑豹王和雄狮王。据说得圣...
  • 一 夏日天空透出黯淡灰蒙的白光,少了凛冽风雪的诺森德,反倒显得更加死寂,仅有骷髅士兵在冰原上行走发出的声响,回荡在茫茫极北大陆上。 古老的冰封王座静静矗立在世界之巅,俯瞰着永恒不...
  • 一 海棠初放又一春,蝴蝶风含香欲醉人。 谁家女卷珠帘轻倚门,情绕心魂。 昨夜的一场春雨如酥油般沁润无声,屋外花圃中含蕊的海棠在今天也终于绽开了蓓蕾,沉甸甸地娇艳在枝头。 蜂蝶旋舞...
  • 疑云 尤里卡是罗彻斯特骑士团的骑士,和平时起,在偌大的城市中日复一日巡逻是这名年轻骑士唯一的任务。他对这座城市再熟悉不过了,每一条街道,每一栋建筑,每一个家庭,每一位市民,甚至塔楼...
  • 逃离 “老大,现在怎么办? ”罗丁走到我身边问道。 我抽着烟,坐在锡城的城堡边,望着脚下死气沉沉 的城市。落日的余晖将残破的楼房影子拉得冗长, 中央的广场上搁置着无数的尸体,有几只...
  • 夜帝 我叫卡卢比,奶子歌朵兰的大漠,位列明教四大法王之一,人称“夜帝”。 因为我喜欢在黑夜里作战,月光温润如玉,照亮不尽的漆黑,我遁入月光的阴影里,携着滴血的长刀,带着敌人的性命...
  • 一 我坐在地上,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兽人战士,我是在没什么处理伤口的好方法,只能永水随便清洗一下,然后打上绷带。随后,我躺在甲板上,目光所及之处只有黑色的天空和...
  • 西出玉门关二百八十里,白行溪终于找到了一片绿洲。坐下来喝了口水,从袍子里拿出了那张羊皮地图,扶了扶新染的风尘。没错,就是这里了。躲在这个小丘后面看去,绿洲里显出石堡硬朗的曲线,墙壁...
  • “来SOLO?” “随便啊。”老白回的很干脆。 “那我上平台建房。” 偶然间从同学那里知道了她的号码,聊了几句,还是以前老白的感觉。她告诉我,她已经结了婚,在很远的城市,租了门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