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往常一样平静的夜晚。 步入高三已大半个学期,寓居一角的我,在同学们拼命刷题的沙沙声中,无聊地看着手机屏幕。 幕的,通知栏翻滚,一条消息映入眼帘。 “阿坤,明天我就要走了,去青岛打...
  • 记得在N年前的抄手营报告中,我们曾经对各个小编在抄手营办公室内的大致坐标进行了曝光。 这一期报纸让无数读者朋友感动得“内牛满面”。之所以当初策划这么一期小编坐标全攻略,全因为小编...
  • 摄影师轻轻地按下了那个摄像机的快门。脸上的稚嫩还未褪去,我们就被简单而快速地留在回忆里。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一样的天空,一样的空气,一样的我,不一样的你们。 十六岁,谢谢你...
  • 明里: 近来还好吗?现在是晚上九点,这封信是我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写下的。 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的楼房散发出来小小的光。不知道从明里房间的窗户往外看能看到些什么?我有点无法想象。 其...
  •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传奇世界》玩家的故事,因爱,我们再次重聚。 毕业前,我和寝室里的几个人一起进入了《传奇世界》并组建了一个很小的行会,会员大多都是学校里的同学。那时,铁血魔城刚开...
  • 文科某班高考复习中。 语文课上,老师怒掷粉笔,大吼:“你们都是残疾?不会做点笔记吗?” 数学课上,老师再次掷粉笔(这是标志性动作),大吼:“你们只会记笔记?一个劲吵我黑板上写的东西...
  • 红旗下的栀子花在微风中静静绽放,默默地看着高三的学长们离开他们的母校,心中不免有些悲伤。 娇嫩的栀子花送走他们,也送走了我们尽情挥霍的时光。 我们是即将进入毕业班的准高三生,他们...
  • 白水姐姐和芒果大大走之后,抄手营就很少组织集体活动了。就算竹打野和我在编辑群里以刷屏这种拉仇恨的方式来吸引大家的注意,但依旧是徒劳。 以前每周四大家还能吆喝着一起组队去办公室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