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两天在QQ上看到一位学弟的签名,他毕业了,刚刚离校,拖着比来时多得多的行李和记忆离开了大约占他生命二十分之一的地方。他的签名没有豪气冲天的宣告,也没有欲说还休的喧嚣,只是淡的略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