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血忆

希尔沉默地坐在地上看着远方,黑夜里完全看不清天与荒原的接线。在希尔蓝灰色的眼眸里,黑色与这荒原无尽的蔓延,肆虐起迷茫的风雨。 这已经是第几个夜晚了,自从那天起,这一切就没有停歇过。追杀、逃窜、寒冷、饥饿……

漆黑的夜

希尔自嘲一笑,将目光转移到身边的凯恩身上,凯恩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可以安心的睡着……

希尔拎过放在两人之间的皮囊,里面装着一些廉价的麦酒——这就对于此刻的他们而言,显得十分珍贵。因为希尔的这个动作,睡着的凯恩动了动,但没能醒来,于是希尔继续拔出塞子,仰头喝了一口略微苦涩的液体。

在“铁荆棘”佣兵团四十几个人围剿魔纹豹的行动中,希尔在豹穴中发现一柄剑。被它的美丽和强大气势所震撼的希尔,决定和凯恩一起将这把剑带出豹穴。

剑冢中被封锁的剑

但没想到,这样的举动却引来了无极的追杀。 “可是……我一个弓箭手,要它何用?”悲愤和悔恨紧紧的攥住希尔的心脏。突然,一直睡着的凯恩霍然跳起警惕的四下张望,匕首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他手中。 看到凯恩的反应,希尔极为熟练的从地上捡起所有东西,当然也包括那把带来厄运的剑。

凯恩疑惑的看向远方,空气中闪动着些许不安的因子。 希尔静静的看向凯恩,惨笑道:“拼一拼吧,我们没有选择了,不是么?” 凯恩没有反驳,他也知道,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于是凯恩带着希尔向东方逃去…… 没过多久,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刚才希尔他们呆过的地方。 这夜,注定不平静……

2.乱斗

忽然,凯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急急停下了脚步,手中的匕首已架在胸前。希尔在凯恩停下来的一瞬间,也跟着停了下来。希尔警觉的看着四周,角弓以摘至手里,他伸手取出一枝长箭,目光阴冷的注视着前方。 希尔飞快的拉开了弓搭上箭,不做瞄准的向黑暗中射去。

希尔开弓射箭

与此同时,凯恩也瞬间冲向左边的草丛,“叮叮当当”的打斗声和斗气斩一次次的掠过草顶。希尔的箭呼啸着飞向黑暗,他快速的取出第二支箭搭上,耳朵仔细听着夜幕下的声响。

来认识两个剑士,实力与两人相差无几。凯恩的反偷袭伤了其中一人,而希尔的箭也如飞蝗一般,精准的落在对手身上,战斗从一开始就不再平衡。 一时间,怒吼声、斗气破空声音、武器的碰撞声响彻底了寂静的荒原,血腥味被寒风送出很远,刺激着夜出觅食的狼群。

凯恩趁其中一人分神之时,将短匕裹在斗气之中投掷出去,匕首破开了对手的斗气罩,那人闷声倒地。 另一人见同伴被伤,急急挡开希尔的箭抢在凯恩之前冲了上去,抱起地上的人便跑了。

凯恩顺势想去追,但被希尔拦住了。此刻两人身上的皆带着大小不等的伤,但希尔的伤更重。希尔强忍着不让自己昏倒,他止住凯恩,摇头示意穷寇莫追,顺势将背后的战神之怒塞给了凯恩。但希尔此刻意识已经不清,并没有看到凯恩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

凯恩什么也没说,神色复杂的接过剑。他看了一眼身后漆黑的一片荒原,喃喃了几句,最终将所有的东西背到身上,拉着意识不清的希尔,飞快地向东方跑去。

3.未济

时间再缓缓的流逝,黎明驱逐着黑暗。深夜里的寒气凝结成水珠挂在荒草上,泛着淡淡的亮光。空气中散发出清晨的味道,大地恢复了生机。

此刻一位蓝衣男子正屹立在这个荒原,他满脸充斥着暴虐味道的笑容,眼中是掩不住的狂热。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低声说道:“是时候了!” 希尔随凯恩走进了山洞,他打量着洞穴那些凹凸不平的岩面,洞穴的四壁雕刻着诡异的图腾。

游戏洞穴的插画

希尔并不知道这些图腾代表了什么,他被这些奇怪的图案所震撼,感觉这些图案好似要将自己的灵魂抽走一样。希尔第一次感受着灵魂深处的悲凉感,他有些落寞的坐在地上,右手不自觉的摸上了胸口。

凯恩的眼中不知何时充满了猩红,他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希尔,将右手的剑握的更紧。剑上金色的冷焰吞吐不定——这是进了山洞才有的反应,但他的大脑已经不能思考这一切,所有他想要得到的,都在他眼前触手可及,凯恩的血液,在疯狂的叫嚣着,一秒也不能停歇。

凯恩,为什么”希尔平静地开口了,他的眼睛依然注视着地上的碎石,深知却开始清醒。 凯恩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走向他。

当初……是你在拉菲尔德镇上散布的消息,对吧?你看上了那把剑,想夺取它!

希尔开始诉说某些猜测已久的事,看见朋友脸上病态的红色,继续说道:“可是我不明白,当初在魔纹豹巢的时候,你问什么不动手?那样的话你可以公诸世人,铁荆棘只有你一人活了下来,其他人都死在了魔纹豹的爪下。

那是因为……他必须忠于主人!”第三个声音忽然在洞穴里回响。

主人?”希尔已疑惑的念了一遍,看向洞口的蓝衣男子。

魂一!”凯恩愤怒的看着洞口的男子,不由自出的叫出了这个名字。

魂一看着满脸愤怒的凯恩,轻蔑地笑着说:“你想背叛伟大的主人么?凯恩!

哼!战神之怒在我手上,我为什么要忠于那个半人半鬼……”凯恩的话还没说完,却忽然张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胸口的大洞。

凯恩不甘的想要回头看,却发现魂一保持着前冲的姿势,不带丝毫感情的对着自己说:“侮辱主人,你必须付出代价!

4.怒,不怒

疯子,全是疯子!”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希尔痛苦的闭上了双眼,而凯恩眼中的灰暗越来越盛。

“叮”的一声脆响,战神之怒落在了地上。魂一站起身,随手捡起了凯恩掉落的长剑,金色的火焰开始缠上他的手臂,手臂上的火焰开始程航线各种狰狞的图腾,战神之怒也发出了低呜声。

战神之怒锁妖塔

希尔的嘴角露出一个诧异的笑容,看着眼前的魂一说道:“你要杀了我吗?

不!我将用你的血液,铺就主人重生的道路,你这个愚蠢的人类。”魂一用剑拨开凯恩的尸体,一步步走向希尔。

希尔此刻已无力抵抗,任由魂一和处置。魂一拎着希尔向洞内而去,洞内有一个很大的祭坛,坛上的魔纹繁复而又神秘。

坛中一句“尸体”如雕塑般立在魔纹集结处,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啊……战士的鲜血和战神的长剑,多么美妙的味道,鲜血和哀嚎正在召唤伟大的魔王迪拜尔

魂一冷漠的的将希尔扔上了祭坛,并将战神之怒刺向他手上的大动脉。大量的鲜血从希尔的身上流下,当血液触及到祭坛上的魔纹时,却被一一吸收。但此刻希尔依旧没有反抗,他注视着头顶上的微光,嘴边还挂着那诡异的微笑。

魔王迪拜尔迫不及待的催促魂一,叫他将战神之怒插入祭坛中心的魔法阵中。金色的火焰东昌肩上展开,布满了整个祭坛。正当迪拜尔以为自己就要成功的时候,金色的火焰却将祭坛上的三个人牢牢地固定在了原地。

此刻迪拜尔和魂一才发现,但已经为时已晚,两个人开始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的流失,想要挣脱束缚,却未能为力。

望着狼狈的两个人,希尔开口了,但语气却和之前判若两人,希尔说道:“你们以为战神的意志是那么容易反抗的?你们这些人,打扰战士希尔的安宁,将战神之怒解封,必须受到惩罚,卑微的犯人们!” 迪拜尔和魂一惊恐的看着希尔的血液,将整个魔法阵的魔纹全部点亮,一道金色的护壁就爱你个小小的空间与外界隔离,金色细小的电弧渐渐游走其上,两个人还来不及呼喊就以经被剑状的闪电化为灰烬……

洞内渐渐恢复平静,一并神剑安静的插在祭坛上,等待下一个囚犯,下一场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