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旗下的栀子花在微风中静静绽放,默默地看着高三的学长们离开他们的母校,心中不免有些悲伤。 娇嫩的栀子花送走他们,也送走了我们尽情挥霍的时光。 我们是即将进入毕业班的准高三生,他们...
  • 一 我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曾经不止一次对自己说过,为了高考,要放下游戏了。事实上我却依旧抵挡不住游戏的诱惑,在每个星期天早早跑到最近的网吧,从口袋里摸出温热的钞票递给网管。在钱递...
  • 在LoL还未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横行整个学校的是QQ飞车,闺密带着我去网吧玩了一盘后,我就踏上了这条不归路,中日沉迷在其中。 赛道上极速的奔跑,弯道漂移的特效,甚至狂乱欢乐的音乐都...
  • 三年前我玩《武魂》蜀山拥有着两个分支;太极和御剑。御剑是强力的PK职业,大部分蜀山玩家都选择了这一分支,而太极则是《武魂》第一奶妈,为了搞到装备,许多御剑冒充太极混进副本团队中各种...
  • “出门装嘛,新手先出一个补刀斧,然后裸出吸血面具。” “然后呢?”我一笔一划记录下某潮说的出装,抬起头看着他,眼神如大海一般迷茫。 过去的某个时候,我经历千辛万苦从题海中解脱出来...
  • 俗话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 十几岁的时候我们挣扎在学海,二十几岁的时候沉浮在职场,三十岁家庭美满有子有伴。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才是人生的旋律。 但是人生何来旋律?比如我...
  • 谨以此文纪念我过去的学渣生活,感谢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学霸,为了给更多的学渣同学某福利,我愿放下我的高贵冷艳,把一些经验流传给后人,学霸自觉路过,学渣潜心修养吧! 1、学渣是什么?...
  • 三年前,因为《新闻周刊》的介绍,我看了《老男孩》。灯光暗了之后,梦想成为歌手和舞者的两个孩子变成了了婚庆司仪和理发师,又带着满身的赘肉和卑微的生活再次登台。当时的我唯一的念头是,时...
  • “知道你不能喝,今儿这酒不是离准备的。”饭桌上,开启第三瓶时,我对着端兄说,“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这一天,是2015年7月14日,明天就是端兄要坐火车去北京,再转飞机出...
  • 飞飞回来之前,我答应叫大伙给他接风洗尘,但他回来的单玩,只让我陪他随便喝点就行,而我也没有什么异议。 就好像从前他说上路能打,我就毫不犹豫地TP。 “你小子看起来混得不错啊,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