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必有失嘛,不必在意。”这是小X最常说的两句话之一,剩下的那句话就是。“不过最好还是两全其美。”

2013年的网吧依然烟雾弥漫,但是已经不是十年前那种在居民楼里凭着接头的猥琐大叔引路才能找得到了。只不过这里还是充斥着一种熟悉的鞋臭味。

我和小X不是现实中的朋友,我和他在语音里认识,他说话有一点河南口音,开始和他聊起来很别扭,不过慢慢就习惯了。

平常的一天,我和他去刷怪,她说自己刚失恋了,声音中充满了压抑。我在电脑这头,有些幸灾乐祸,开玩地说道:“否极泰来,那今天得出把至尊屠龙了。”

小X狠狠地蹦出了两个字:做梦。

我在电脑这头笑了笑,心想会做梦也是幸福的。单调的刷怪之旅中,我们有着没一着地聊着。不知是我的语言显灵,还是他的霉运挥发。杀掉一个怪物后,他的尸体身边居然真的爆出了紫色名字的武器

我倒吸一口凉气,不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X已经一脚占了上去,信誓旦旦地说:“我五十九了马上能带了,给我吧。”我能想象他一脸坏笑的样子。

我五十八级,虽然心里有些郁闷,可是心想小X失恋正伤心,于是就大方地让给了他。没多久,小X发疯一般地冲上了60级,拿着那把刀威风的站在我眼前。

“怎么样?很帅吧”虽然听着小X是笑着说的,但隐约的我感觉他好像情绪不对。他失恋貌似应该快一个月了,可这货居然还是这模样。

“帅,出去砍我两刀看看掉多少血。”

“好啊。”小X换上了一件六十级的衣服。

我和他去了新手村,在仓库外站好。一脸悲壮,敞开怀抱大喊:砍吧。

小X火红火红的大刀落在了我身上,这一刀好像沾满了他里里外外全部的怒气,一刀直接把我秒杀。

看着灰色的屏幕,我忽然笑了:“哈哈哈哈哈,够狠。”

小X也笑了,捡起了我爆的装备,说道:“你法杖掉了,来交易。”

接下来就是无聊的刷怪、卡怪、打怪,我和小X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天南海北,天上地下,河里海里无所不说。

可我听得出小X的情绪还是不高,直到语音中传来了手机来电的铃声响了。

“你等会我接个电话。”“嗯。”

这个电话打了很久,直到我下线,也没有见他再回来。

下了机回家开开电脑,再次打开游戏,小X居然回来了,而且貌似一直在等我的样子。

连接语音,他在那头笑得很灿烂:“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女朋友回来了。”

“哦,恭喜啊。”

“是啊,所以我决定不玩了,装备什么的都给你吧,我得好好陪她。”

.......

他果然把装备都给了我,这货还真有不少私货,满满一仓库的好东西,这些东西全部给我,要放在以前,我肯定会高兴得一宿睡不着。

可现在,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呢?

“喂!你往下翻,下一页那格我给你开开了,哪里有瓶超油。往!下!翻!”他故意把音调拖得很长,像某种暗号。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他刚刚给我发的短信。果然看到下面的下面下面还有一行字。

“暂时保管,这都是我多年的宝藏,两个月后回来。”

我会心一笑,这小子原来正被女友监视着呢。爱情回来了,游戏果然不是这么想忘就能忘的,果然两全其美才是最好的。

于是我淡定地说了一句:“收到。”

小X貌似没有听清楚,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语音那头隐约地传来一个女孩愤怒的叫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