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姐!两桶泡面一包饼干外加两瓶可乐!钱我放这儿了啊!”矮子张一手抱着吃的喝的,一手从裤兜里摸出了皱巴巴的10块和5块的纸币,搁桌上就想走人。

“等会儿,泡面9块可乐6块饼干3块五,你钱没给够。”吴姐从手机里抬头出来,瞄了一眼桌上的钱,说道。

“行行,不过吴姐我身上就15块,下次来补上行不?”

“你上次赊的钱还没补上呢,饼干放下,其他拿走。”耸拉着眼皮,吴姐又低头埋进了手机里。

矮子张磨磨蹭蹭地把饼干放下,瞥到眼吴姐花花绿绿的手机屏幕:“哎哟,吴姐你这是在玩手游啊,玩儿的啥啊,一起玩儿啊。”

“你要有这么多闲心关心我干啥,不如早点把赊的50块还了,饼干放了就快滚。”吴姐手机倒扣在桌上,黑了脸抬头骂道。

矮子张摸了摸鼻子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地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吴姐的情形,当时是陪着一朋友来这边发问卷,朋友写了个什么关于“当代工人幸福感”的论文,让我帮她发几张问卷。口渴了就来附近小卖部买瓶水,却因此看到了吴姐。

“上头有人”的吴姐

吴姐今年26岁,在工地附近经营一家小卖部。之所以被工人叫做吴姐,是因为脸上的疤,额中到眉尾,粗看得有3道疤痕以上,杂乱交错、凹凸不平,吴姐又是个脑们光亮扎马尾的,疤痕一览无遗,也不爱笑,看着就有那么点“大姐”味道。

店里没买摄像头,吴姐就靠一双鹰似的眼睛,盯着挤在店里买东西的工人,收银台下面还放着根小电棍,没几个人知道。自己发问卷时看见了就问吴姐,吴姐只解释说是防身用的,我一听也是,毕竟一个女人在全是男人的工地一个人经营小卖部,不带点防身的,确实不是那么个事儿。

可能是来工地关心他们幸福度的人确实少,也可能是矮子张善谈,看我老关注吴姐,矮子张凑过来和我说了不少八卦。

刚来不久时的矮子张问过工地的老谢:“你说那个小卖部那个……啥姐来着,她一娘们儿咋一个人在这破地方卖东西?也没见她家里管事儿的男人,就不怕出事儿?”

“看她脸上那疤了吗?听说就是以前有人在那儿闹事儿,嘴里不干不净的,还动手来,她和那人打的,见血眼睛都不眨的,那狠劲儿,凶悍的要死咧!”老谢刚脱了鞋躺铺上,点了根烟,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而且啊,上次见血了事后她啥事儿没有,我们都估计她是上面有人。”指了指屋顶,老谢点的烟也跟着动作抖了抖,顶上的烟灰稀稀落落地落在了床上,就如同老谢现在在不远处蹲着抽烟的样子,烟屁股都快烧到手指了,才抖了下烟灰。

我边发着问卷边听着矮子张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对吴姐充满了好奇。

玩游戏的吴姐

趁着自己问卷发完的档口,我去小卖部准备看能不能和吴姐聊聊天。掀开门帘却看见凶巴巴把矮子张骂走了的吴姐,现在反而显得有点拘束了起来。收银台前站着的人,是工地的一个包工头,姓刘,喜欢喝酒,腆着肚子整个人长得油光水润的,眼睛却有点吊梢眼,显得凶了不少,矮子张他们都喊他“酒刘头”。

后来我才知道,酒刘头另一个身份,是吴姐的小舅,亲舅,小时候带她下塘摸过虾,田里放过牛的亲小舅。

“今天早点收店,晚上你过去吃饭,我过来和你说一声儿。”酒刘头搓着被冻的冰凉的手,和吴姐一边说一边从货架上拿了瓶红星二锅头,单手起了盖子,眯着眼咂了口,又晃悠悠地掀了帘子走了出去。

等酒刘头走了一会,吴姐又拿出了手机,比比划划半天,似乎在打游戏。我走近一看,玩的是《王者荣耀》,吴姐玩的妲己,战绩1-2-1。我过去的时候她正操纵着游戏人物和人单挑,能看出才玩没多久,技能也加的不对,见我靠近手一抖,妲己就被对面刘备杀了,屏幕黑了下来,妲己倒下的时候尾巴还抖了抖。

我觉得这是吴姐攀谈的好机会,小心翼翼地说道:“这英雄前期装备没起来和刘备单挑不行的。”吴姐也没理我,看我噼里啪啦说了半天反而把手机收了起来,最后只闷声回了个“嗯”字。

我尴尬地站在一旁,还好朋友打过来的电话为我解了围:她说她问卷弄完了,问我在哪。听我说在小卖部就让我等她过来。于是我就这么尴尬地又在小卖部站了一会儿,发呆的思维不知道飘去了哪儿。

“你知道《DOTA》么?”突如起来的声音唤回了我的思绪。吴姐低头在做着账,要不是小卖部就我和她两人,我甚至以为刚才的声音是自己的幻觉。

“知道啊,《DOTA》、《魔兽争霸3》、李晓峰、还有《星际争霸》、《DOTA2》我都知道点,自己工作就是游戏这一行的。”听到这话吴姐才抬起头来,如死水般的眸子里似乎活了起来。

“那你可以给我讲讲……”吴姐说到一半,朋友来找我了,最后匆匆和吴姐约了下周末来找她聊天,自己就被朋友拉出了工地。

天才少女吴雪怜

过了一周,我又来了工地找到吴姐,吴姐还如之前所见一般安静地站在收银台后面,看着没啥活力与生气。

吴姐想知道关于《DOTA》的事,让我说给她听听,自己了解其实也不算太多,只能想起啥说啥,偶尔还得去给前面说过的信息补漏。期间不管自己说啥吴姐就这么听着,偶尔会蹦出一两个问题,自己回答不上她也不在意。等说的差不多了,自己才抛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很多东西网上都可以找到,为什么不查呢?”

吴姐说她下一个英雄准备买王昭君,因为和《DOTA》里的冰女很像吴姐愣了下,叹着道:“我不敢。”

见我满脸疑问,她沉默了许久,嘴唇开合了好几次,才断断续续的蹦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我以前…很多年前…很喜欢这个游戏的。”有了这个开头,吴姐接下来的话才开始说的顺了起来。

吴姐全名叫做吴雪怜,生在一个下雪天,父母说吴姐是受雪怜爱的孩子,所以取名叫雪怜。但她一点也不喜欢雪,冰冷、需要穿很厚很厚,还容易长冻疮,放假下大雪后还会被父母从被窝里揪出来扫雪。

网上很多回答都说雪天出生是吉兆,但吴姐却觉得自己没有为家里带来什么吉兆“郭子,明天喊上阿山他们出来练习啊,最后两周了,一定要赢过八中那群兔崽子,看他们还跳不跳,到时候他们得给我们包一个月网费咧!”

“好咧怜姐,就怜姐这技术,我们肯定能拿第一,不过怜姐你不扫雪了?今儿可说是要下大雪的,可别明天你这个主角儿迟到了。”郭子电话那头刚说完,就听见一阵哄笑声,还夹杂着“郭子你这是皮了啊”、“看明天怜姐怎么教训你”“哈哈哈有勇气有勇气,郭子我佩服你”这类断断续续的话语。吴雪怜听了一半说:“明儿老地方老时间见。”就啪的把电话挂了。

一回头,吴妈正站后面,皱着眉问她:“你明儿是要去哪儿?又和郭子他们打游戏去?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能文静点么,你爸上周才为打游戏的事把你骂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劝呢!”

“哎呀妈不是,明儿是郭子他们说让阿山给我们抓抓重点,这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么?”

“没骗你!真真儿的,你女儿怎么会骗你呢!”

“上次……上次那不是情势所迫不得已嘛,我这次肯定没骗你。”

“那妈我明天早点过去啊,就不扫雪了啊,你给爸说一声啊。”

“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17岁的吴雪怜还是个会撒娇的“小骗子”,三言两语哄好了吴妈,第二天早早地出了门。

镇上小网吧都认识吴雪怜他们了,每到休息日下午1点前还会给他们留所谓的“专座”,被他们美其名曰:“专属训练室”。

吴雪怜玩游戏是真的有天赋,从一开始接触电脑开始,玩游戏就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现在正风靡的竞技游戏里,更是整个镇都找不到比她玩得好的。她也喜欢玩游戏,看见游戏里出现胜利旗帜,队友都夸她厉害的时候,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每到休息日就拿着平时省出来的饭钱去网吧包钟,在烟雾缭绕的小网吧里一坐就是一下午。

当时的小镇网吧都差不多这样的环境,桌上就有烟灰缸,一人抽烟连着好几排都有味儿先前吴雪怜因为身上染上烟味儿被父母察觉了,后来就学着带了备用外套,实在味儿重就先跑朋友家洗个头澡再回家,出门理由则是问作业和玩儿参半。吴父吴母虽然有所怀疑,但还是保持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讨厌的下雪天

一周后的期末考试吴雪怜考得稀里糊涂的,她满脑子只剩下了马上要来的比赛,以及和小伙伴之间讨论的战术安排。比赛一词带来的刺激,让她静不下心来。考场里的她坐立难安,像是被困住的鸟儿,半做半蒙地写完了卷子,就等着考场铃声的响起,她就能飞向自由,飞向她向往的“荣耀”。

和八中的比赛其实打得很快,吴雪怜他们练习的多,配合好,吴雪怜天赋和技术也摆在那儿,他们赢了,赢得很开心,狠狠奚落了一番八中的兔崽子。打完比赛还像模像样地在网吧附近的馆子吃了顿庆功宴,小大人般地偷偷喝了点啤酒,才美滋滋地散场各回各家。

这一天吴雪怜觉得哪儿都好,除了是个该死的下雪天,那雪大片大片的,落在伞上,飘在肩上,铺在地上,眼前的世界都成了惨白的一片。打开家门脱外套,看见衣服上飘雪印上的水渍,她更坚信了这一点:雪天真讨厌。

客厅里,吴父吴母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摆着一张薄纸,吴父面沉如水,吴母则在旁边劝着他给他顺气。

见吴雪怜进来时眉飞色舞的样子,吴父脸色更加难看了:“你今天去哪儿了。”

吴雪怜瞟了一眼桌上的纸,那是她的成绩单,几乎科科飘红,分数惨淡,再看她爸的脸色,就心虚了起来,眼睛一转细声说道:“爸,今天我同学生日,就和郭子他们一起去给同学庆生了。”

听她说完吴父本来难看的脸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清的复杂表情,夹杂着失望、怒火、愧疚……吴雪怜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脸上火辣辣的,脑子里一团浆糊,她好像知道吴父的表情代表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吴父拉开了吴母抓着他手臂的手,拿起桌上的成绩单,扔在吴雪怜脚下:

“学习不努力了,还学会了说谎是吧,就知道和别人鬼混打游戏,还网吧常客。你还记得你是个女生?偶尔玩下游戏我和你妈都没说你,现在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了,我看电视上说得对,游戏就是精神鸦片,是精神毒品,会毁了你们这些学生。今天你们班主任专门找上家门来和我说你最近打游戏有多疯,还话里话外说你带头,让你别教坏班上的其他学生。你爹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知道别人怎么说你吗?不学好的网瘾少女!只会打游戏的社会垃圾!”

当时的社会环境里,《战网魔》纪录片播出影响仍旧非常大,吴姐家里虽较开明,但仍旧反对女儿打游戏吴雪怜脸涨得通红,一股气上来,抬起头和吴父争道:“我知道我这次考得不好,我努力过,但是没有用,成绩一直就那样。你不是教导我要发展自己的爱好么!我喜欢打游戏,而且我在这上面有天赋,我不是社会垃圾,我打游戏很厉害,我也可以走上世界,赚很多很多的钱!”

下雪天真烦人啊

说到这里,吴姐又沉默了下来,自己也不催,就这么过了5分钟,吴姐才仿佛回过魂了,又开始说了起来。

天渐渐暗了,吴姐关了小卖部准备回家,我也准备回去消化下今天吴姐讲的故事。刚推开门就被冷风糊了一脸,混杂着落下的雪花,让吴姐皱起了眉头。

走去打车的路上有个熊孩子嘻嘻哈哈地从我们旁边跑过,差点撞倒,然后不知怎得摔在了还未成形的雪地里,哇哇地哭了起来。熊孩子父母急急忙忙跑过去给他拍灰,哄他,但哭声一直不见停。吴姐听得眉头皱的更紧了。

“下雪天还是和以前一样,真烦人”我模糊地听见吴姐嘟囔了句话。

坐在出租车上,我看着吴姐走远的背影,想起了她后续故事中的叙述:争吵;一巴掌;摔门而出;一股脑往前冲的自己,刺眼的灯光,冰冷的金属与肉体碰撞发出的闷响,以及在雪地上晕染开的一片刺目的红色。

吴姐说,她头上的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只是她留下的是疤,吴父留下的,就是命了。她向我讲述到这里的时候,一直情不自禁的念叨:怎么就这么巧呢?怎么这么巧呢?电视剧里的情节,上天怎么就这么碰巧找上了她?

在那天以后吴姐没再碰过电脑游戏,她不是不喜欢游戏了,只是生活中还有更多比游戏更重要的事需要她去做。吴父去世了,吴母身体也不好,跟着就进了医院,但还是挣扎着出院为这个家操持,吴姐辍了学,开始学着干活养家帮衬母亲。但几年后,吴母缠绵病榻,最后还是去了。吴姐在外打工了几年攒了点积蓄,就来了小舅这边,开起了小卖部。

吴姐和我说,她今年的目标就是早点买上一辆图上的小货车来进货,现在虽然有酒刘头在帮忙,但还是有很多不方便我说道之前矮子张和我讲的八卦,吴姐倒是无奈地多说了几句:之前在工地打架则是因为那人是以前镇上的,打她主意不成,嘴里不干不净骂她害人精,还说吴父吴母当初生她是造孽,活该早死。最后酒刘头出面把人赶了,赔了点钱,那人不知是怕了,还是知道自己理亏,最后也没来闹她。

坐在出租车上的自己看着窗外飘着的雪出着神,突然想起了吴姐讲故事时有意无意提到的一些事物细节:网吧那个嘴角有颗痣戴眼镜的油腻网管、高中操场边上据说有100年历史的杏树、邻居那只老得走不动路的花脸猫、那颗吴父帮她扔房顶上换下来的乳牙。还有多年前的今天庆功宴上阿山给她的信,那一纸的年少慕艾。

那个玩游戏很厉害的女生呢?她不在了

回到自己的家,把吴姐说的故事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没忍住找了个时间去问吴姐,我可以把她的事写成故事么?自己觉得很可惜,可惜吴姐的天赋,可惜吴姐因游戏错过的青春时光,可惜当时的网络游戏环境,可惜吴父因为这一番争吵失了命,可惜了一个家庭的破碎。

吴姐听我说完苦笑了下,说道:“这有啥好写的,我都是坏榜样。”

我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她听,说也是想给自己爱玩游戏的小侄子看:“打游戏不是坏事,但也有更多珍贵的东西值得你去珍惜。”

“是啊,那个热爱游戏的吴雪怜已经不在了啊,她还有更多要去珍惜的东西。”我听见吴姐轻声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答应了我。

爱玩游戏,励志成为职业选手的吴姐,消失在了那个雪天,消失在了自己的自责中,也停留在了她认为最美好最开心的时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