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的晚上总是这样。

窗外是如深海般的黑暗,看不清世界的脉络,似乎整个宇宙都会在下一刻突然静止,你本该惶恐,可是却找不到一个令人信服的证据。

寒冷寂寥的时光

我感觉我脱轨了。

当我把这串字打过去的时候,R还在滔滔不绝地讲她最近更新的艳遇,什么菜市场相见,什么忧郁的眼神,什么再一次相信了爱情。

R总是会有偶遇,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遇各种各样的人,仿佛他们都是NPC,R只要向前走两步,就可以发生对话和故事。

“什么!宝贝,你又有男的了?之前那个呢?”

“之前那个是之前啊,我觉得他比之前那个帅。”

“好嘛,其实两个帅的。”她回过来一个得意的包子脸,继续上演少女剧情。

手机在我手中不停地乱抖,仿佛它也找到了帅哥,跟着R—起兴奋起来。而我却依然凝视着窗外的黑暗,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沉下去了。

“快要烦死了”,我说。

R打住了自己的更新,立马发来一句:好吧,好吧,好像挺严重的,等着姐来找你!

键盘上的“不用了”还没打完,R的头像就灰了。真是身手敏捷。

R过来找我

她总这样风风火火的,说要来找你,转头就会拦辆的士,飞奔到你面前,不管会不会被老板炒鱿鱼,也不管你是不是在上课。比如她在某一时刻看上某人,就会立马直截了当地跟那个人说: 嗨,帅哥,我看上你了——其实我就是这么被看上的。

当时我还在玩《QQ炫舞》,为了好玩,我特地建了一个男号在里面乱逛,偶遇R,于是跟她High了一场舞。刚刚跳完,连音乐都没停,她就直截了当地说,帅哥,我做你女朋友吧?

我被吓得楞了半天,反应了好久才发现自己游戏里面的号是个男的,于是长舒一口气。

她说,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87级了还穿新手装,而且还不主动跟我搭讪的男的,所以我动心了。

我曾经问她,你干吗这么急啊? 什么叫什么男的女的,是怎样的人都没搞清楚,就跟人表白,你也不怕被耍啊。

R的解释是,世界变化太快,人心变化太快,得不停地刷新进度,如果慢下来就很难赶上了,被耍总比错过感觉要好。

她说讨厌遗憾的感觉。

夜晚凉风习习

晚上的风很凉,我还没回忆完毕,R就已经出现在教室外面,圈着一头大波浪卷,涂得像吸血鬼一样的嘴咧开向我一笑。于是,我堂而皇之逃课了。

她说,妞,咋了,愁眉苦脸的。

我非常文艺地叹了□气,说,我写不出东西来了,天天发呆的生命都失去了意义,拾个手都需要37秒,您老快点用您风风火火的热情来感染一下我呗。

她皱了皱眉头,说:去撸一把?

于是,我又堂而皇之地逃学了。

每次我们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一起撸一把。不过我想,大概没人能比我们更坑了,两人在游戏聊到尾,心情一激动就往人塔下冲,看哪个不顺眼就指着人家杀,哪怕追到泉水都在所不惜,等复活,优势传送到塔下一顿乱冲,一点犹豫都没有。

队友说:求你们了别送了号码?

R大义凛然:我们送了吗?不是你们怂?

众人无语。

—局打完,R慵濑地靠在椅子上吸了口烟,看着我还在不停送死,问:好玩么?我说,其实也没啥意思。

那上学好玩吗?

我想了一会,老实说道:不知道。

独自度过读书的时光

我点开R的空间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跟R张扬的风格意外地不符。

清秀的女孩留着学生头,安静地站着,她旁边是一个爬在桌上睡觉的男生,在熙熙攘攘的教室里,她竭力想让她和他联系在一起,于是小心翼翼地靠近,小心翼翼地微笑。

那是初中时候的R。

R看见我在看,哈哈大笑,问道:是不是很2?

我傻傻地看着那张照片,不知如何作答。

年轻的容颜可以一直改变,可是那些开在心底的花还保留着它们原始的样子,低头颔首,又哀伤,又幸福,像极了照片中女孩拘谨的笑容。

R在几年前辍学,原因是没有爸爸的乡村家庭负担不起学费。

她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满脸淡漠,她说,你看吧,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在你满怀期望地接受那些如蒲公英花海般梦幻的幸福时,大风一吹,只剩满地残枝,甚至幸福自己都还不知道你爱过她。

她像一个铁人,那时我觉得R挺让入心、疼的,还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才变成现在的这幅铁人模样,似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她哭出声来。

突然她笑了,猛吸了几口烟说,好不好玩也没什么关系了,那种日子已经离我很远了。

我一愣,想起第一次和她见面时是在学校旁的咖啡厅,她穿一身豹纹在一群学生妹中淡淡品着咖啡,那么格格不入,她说她其实和他们差不多年纪。

R说,我们这群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生却让她心生羨慕,因为可以拿一整天毫无顾忌的发呆,而在相同的时刻,她却总是在奔跑,我曾在一本小说里看到一个也是风火火的女孩。

她说:我这一生落魄动荡的生活,就像早春开的花,其他的花都还在紧紧地含着苞,她就崩地一声开了,令人惊跳,注定要独自度过最寒冷寂寥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