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腾讯代理了一款新游戏,叫《英雄联盟》,一起来玩吧!”肉松点开了一个陌生的图标,兴致勃勃地对我说。

正在《魔兽世界》中刷副本的我抽空看了一下他的屏幕……太绿了——这是这款游戏给我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接触英雄联盟

“貌似不好玩。”我简洁地回绝了肉松。习惯了《魔兽世界》粗犷的画面风格,这些略带Q版的人物模型让我感觉有些幼稚。

半年后,《英雄联盟》风靡全国,慷慨激昂的战争学院召唤师们在网吧中随处可见,无论走到哪都能听到有人高喊“德玛西亚”的口号。

出于好奇,我也想尝试一下,看看这款游戏到底有何魅力,能这样吸引无数玩家掏腰包”

“来我这区吧!咱们一起开黑。”肉松听说了我的决定后,再一次兴奋地邀请我。

这一次我没有拒绝,而是选定了大区,创建好了角色,在肉松的指导下开始游戏。

打了一下午,很悲催地只赢了一把。我悻悻地退出游戏,又回到了《魔兽世界》。

第一次玩上路

“没有手感,跟我以前玩的游戏差别太大了”,我向肉松抱怨,我感觉这个游戏可能不适合我。

“回去练练,我下次一定能打得很好”。和我相反,肉松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

再一次和肉松开黑时,他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菜鸟了,华丽丽的三十级,一整页的英雄,以及3000+的战斗力瞬间闪瞎了我的双眼。

再看看自己那连闪现都没有的小号,真是一个天上一哥地下。

“你怎么练的这么快?才一个暑假而已。”我诧异的问他。

肉松得意地看了我一眼,说:“我在家几乎天天玩这个,当然练得快了。”

很快我们就匹配到了对手,进入选择界面后,我看着花花绿绿的各路英雄,顿时不知道选谁才好。

“我用谁啊?”

“用盖伦吧,容易上手。”在肉松的推荐下,我选下了他经常用的盖伦。

经过漫长的读条界面,我终于又一次见到了碧绿的召唤师峡谷。

“我去哪一路?”我买好了装备,习惯性地问了一下肉松。

“来跟我搞上路。”肉松话音未落,就操作者蛮王一个E潇洒地飞出了血池。我也不甘示弱地用Q加速,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盖伦和蛮王一起打上路

两军交战,各种技能在兵线上横飞,我因为走位不佳,吃了不少技能,不过好在盖伦恢复能力强,又有肉松蛮王压阵,所以没被打成劣势。

六级时,肉松突然说:“我去Gank了,你自己小心一点。”还没等我反映过来,他就一头扎进野区,从上路消失了。

对面是两个人,我技术又这么烂,肯定会被打爆的,我这样想着,不禁紧张了一下。

果不其然,肉松走后没几分钟我就被人强杀了。

“你猥琐一点,补不到的兵就不要补了。”肉松见我死了,就告诉我一些对线的技巧,然后又专注于他的Gank事业。

死过一次后,我打得更谨慎了,但这仍然免除不了我被强杀的厄运,肉松为了救我,几次放弃Gank跑来支援上路,结果还是没能阻止我超鬼。毫无疑问,在我惨不忍睹的战绩面前,我们输了。

“我还是用慎吧,这样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能立刻飞来救你。”第二把,肉松选下了他擅长的暮光之眼。

不知是肉松的支援给力,还是我比之前更有经验。我没有了那么多的死亡数,人头也比之前多了,很快,我们顺风顺水地推爆了对方的水晶,赢得了比赛。

“继续继续。”我高兴地邀请肉松再来一局。

欢笑声中,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偷快的下午,我记不清楚那天赢了几把,输了几把,只知道我们两个都很尽兴。

我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这个游戏。准确地说,是喜欢和肉松一起开黑。

我的技术日益精进,肉松也开始放心地使用其他英雄。我身边的战友从蛮王、赵信,逐渐变成了盲僧、锐文,唯一不变的是操纵他们的召唤师都是肉松。

正当我沉浸在开黑的喜悦中时,肉松却连续很长时间都没有上线,去网吧也找不到他,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后来听朋友说,他是去一家汽车公司实习了,一个月只有一天假。

就像那天开黑时,他去Gank了一样,我一个人被扔在上路,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回来。

没有肉松,我只能一个人打匹配,我依然喜欢打上路,一样喜欢用盖伦,偶尔遇见打野,我就一个人打上单。不知不觉中,我的技术有了质的飞跃,对游戏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了。我已经从一个新手小白成长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上单。

但在游戏中我却很少和我的队友们交流,更多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在上路默默地发展。没有肉松,我想我是在和一群AI极高的电脑一起游戏,不发表任何的情感和言论。

我自己也像是一台机器,只是简单重复着那几个动作,即使赢得了比赛,也不知道该与谁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

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有人说上路是最寂寞的一路,不是因为这条路太长太远,而是从一开始他就注定形单影只。

直到有一天,我也遇到了一个LoL小白,那凌乱的脚步和蹩脚的操作像极了当年的我。

“来和我一起搞上路吧!”我真诚的邀请。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