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云层在天空张牙舞爪又悄无声息地前行,偶尔呼啸而过的飞机冲碎云层,悠长的尾迹划破阴霾,巨大的引擎声像怪兽的嘶吼。

我们总会下意识地抬头,用被偶尔泄出的阳光刺得眯起来的眼睛看看这个庞然大物渐行渐远,直到它被这座城市高大的建筑物瞬间吞噬。

从地上拍摄天上飞机的照片

几秒以后,连最初的噪音也消失了,天地合一,万物俱静。

下课还有五分钟。时间漫长得如同宇宙永恒的生命。

昂哥刚人学的时候,身上穿着街边十块钱一件的黄色T恤,上面那只搞怪的海绵宝宝笑脸只逗笑了自己,健壮的下体外面包裹着天蓝色的牛仔裤,Converse的帆布鞋上面雪神嗔怒的样子和那只海绵宝宝格格不人。

头顶的短发整齐而干净,和不停变换的光线交织在一起发出蛇虹灯般的光彩,他来到这里,空气中便充斥着洗发水的味道,像是...文艺小说里的人物。

昂哥的出场像是小说中的人物

昂哥被安排坐在我旁边的时候,外面飘起了雪,压抑了半个冬天的乌云终于完全绽放开来,漫天翻滚的白色风尘侵袭了每一寸大地。

我带着单纯的遐想站在冰雪之下,学校大门就在视线的尽头。冰雪挂在睑上又向下坠落,勾勒出悲伤的轮廓。混沌的天空会变得清澈,蒙尘的书本会被重新打开,该读的书还是要读。

走到自已的位置上,昂哥已经一脸笑意地坐在了那里,微笑着向我打招呼。

看起来是个温柔的人呢,我心里琢磨着,该如何接受这位可爱的新同桌。过了几夭我才发现错得真是离谱,昂哥是个不折不扣的话痨就算了,还Tm是个喷子。

放学前五分钟迫不及待的想去网吧

但是当他提到英雄联盟,他的脸上会出现罕见的严肃表情,并且借此开始展露他话痨本性,不详草丛极限反杀、阿卡丽六级强杀盖伦。

诸如此类,他说的很多,也不管我到底有没有用心在听,他的眼睛就如同被大雨洗刷过的街道,干净得发亮。

一种异样的闪光就突如其来地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照亮了他自己的银河。

其实他说的ADC、AP、AD这些我都听不懂,但是他身上的光,确实把光芒折射到我的宇宙里。

作为一个Dotaer,整日耳濡目染,加上周围的LoLer越来越多,渐渐也对这款游戏产生了不一样的兴趣。

“昂哥带我玩一把LoL吧。”

“好啊,”昂哥微笑,“LoL其实是一款很不错的游戏呢。”

于是我就这样子跟着昂哥去了网吧,为了装成常来的样子,昂哥变成了我的大腿,他做什么,我也做什么。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导致他上厕所我也跟着他。

昂哥付了钱之后轻车熟路上了二楼,我跟随其后,打开电脑,我正式进入LoL的世界,我记得我使用的第一个英雄是艾希。

艾希是大部分玩英雄联盟的第一个英雄

“昂哥这玩意怎么出装啊?”

“我X,你别用ADC啊,玩盖伦这种操作简单的啊!”

“可是我点了确定还能重新选择吗?”

我努力地点黑色的盖伦,可惜无济于事。

“哎,真坑。”昂哥微微扶额,指着一把泛着紫光的白色小剑说:“你买多兰,一瓶红药就可以了,然后跟着推荐出饮血剑。”

于是这个可怜的艾希就这样被推上了前线。

“这个Q居然只分开启和关闭,没有手动发球什么的吗?”

我还在那边不停地开关Q键卖萌,草丛突然杀出一个拿枪的家伙,只见他贴脸捅了几下,我屏落就变成黑白了。

德邦总管击杀了寒冰射手,拿下了第一滴血。

“我去,这个邦德总管好厉害啊。”

昂哥说:“不是德邦总管吗...”我立马打断了他,“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老夫今天必须将他杀回来。”

十分钟后,赵信主宰比赛,我再也不敢愉快地在草丛边上玩耍了。

昂哥第三次单杀可怜的拉克丝

在中路单杀两次光辉后,昂哥顺利到达了9级,全场等级最高的他绕过视野勾引赵信冲塔,在骗出他的E之后,不祥之刃犹如梦魇,QEWR,一套Combod单杀带走满血赵信,顺手带走了对面的ADC。

“昂哥可以啊!”我扭头看了看昂哥,猛然发现她眼睛里有着异样的光,在他的瞳仁里流转不息。

队友打小龙时候,被对面发现,我们连死三人,高地顿时难守了。我有点紧张,毕竟是我把赵信养肥的,而LoL这款游戏要2打5,太难。

“昂哥,怎么办?”我听见自己的声线有一点颤抖。

“凉拌!直接放大!集火那个赵信。”昂哥沉寂了许久下达了这个简单而有力的一句话,“我让他放弃这款游戏。”

这句话当时听来真是有点不自量力的感觉,但是接下来的剧本正如他的自信一样,不详干净利落地秒了赵信,接下来是ADC、光辉和辅助。

在杀死夺路而逃的盖伦后,昂哥摘下耳机,长呼一口气,靠在沙发上,许久不语,但是看着屏幕上面的胜利,他眼神的光却越发鲜明起来。

出了网吧,天空厚重的云层被翻滚的气流撞得粉碎,四散开来。如同极北之地冰河之上游离的浮冰,通红的天际线像是要燃烧掉半个苍穹。

“昂哥你看这是火烧云啊!真是漂亮啊!”

“是啊,大姨妈果然是鲜红的。”他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脸,但多了几分猥琐。

但我却觉得特别亲切。

下课铃声拉扯着回忆将我冲击回现实,所有的回忆都变成了凝固在琥珀里最完美的过去式。

但是那些昂哥瞳仁里流转的光芒,不祥之刃旋转的刀刃,寒冰箭巨大的箭羽遗落在身后的箭羽遗落在身后的晶蓝色尘埃,却像我们刚刚从网吧里出来看到的那片火烧云一样。

因为太过真实,而显得有些悲伤。

我用了五分钟回忆,却不知道用了多少个黄昏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