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孩就那么在那里疯狂地舞着,灯光扑朔迷离,如梦如幻,音乐闹闹哄哄,震耳欲聋,每一个音符都像一记重锤,打的耳膜一凹一鼓,心脏一舒一缩。

网吧里玩炫舞

在这高三的严峻时期,我和三子一如既往地发扬了“临危不惧”的精神,逃课来到网吧

正当我陶醉在音乐、舞蹈和美女之中,三子却不合时宜地捣了我一下,目光长久粘在我屏幕上《QQ炫舞》中女孩的身上。半响,才吐出了几个字:“你说,这个女的胸那个高,腰那么细,腚那么翘,你跳难度9的,会不会把她那段柳腰扭断了啊。”说完,还用手指了指我屏幕上那女孩的腰。

我顿觉无语,看了他一眼,重新带上耳机,继续跳我的舞。心里想着,现在是冬天,这倒霉孩子犯的是哪门子的春啊。

我又尽情地跳了一把,却发现三子还在盯着我的屏幕,好像丢了魂似的,全然不顾他的LoL已经全军出击了。

lol全军出击

“你是不是把这女的想象成美丽了,一遍一遍的看。”我调侃着他。

美丽是我们校舞蹈队的,长得还算精致,三子花了雪崩追了人家快两年了,又送礼又送情,可就是报不得美人归,搞的他这两年很是惆怅,不是忧郁地颂着歌德的诗“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就是伤感地唱着李圣杰的歌“明知道为你付出那种伤心你永远不了解,我又何苦勉强自己爱上你的一切”。

这回轮到三子不说话了,只是朝着我天真有无邪的笑了又笑。

“你是不是不想追美丽啦,我看你今年圣诞节也不送礼送情了。”我接着调侃。

“我倒是想送啊,可她要给我机会啊,要不还像去年那样,买了3大包礼物全被她分给同学了,那可都是我的伙食费啊。”提到美丽,三子就没魂了,早就没心思再玩游戏了。

“哈哈,然后你就跟着我蹭了一个多月的饭。”想着去年我们一起相依为命,整天吃着泡面的情形,我忍不住笑了。

三子没有回答我,像是不忍再回忆那些过往。接着,我玩我的《QQ炫舞》,他玩他的LoL。

既然路不同,就各玩各的吧。

“诶,你说我人生怎么就这么不如意,事事都有遗憾。”回学校的路上,三子递给我根烟,自己很过瘾的抽着,冷不丁对着我猛吐一口青烟,接着意味深长地感叹着。

烟雾弥漫,大脑被包围得瞬间缺氧,却让我更加清醒。

“遗憾,谁心里没有遗憾?”看着渐渐变黑的天,我反问道。

我和三子在网吧抽烟

“我的这种遗憾不是平常的遗憾,也不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不如意,是一种很具体又很隐约的疼痛,是一种很模糊又很长久的难受,这种遗憾想要倾诉却又无法倾诉,它轻于鸿毛却重于泰山,你能懂吗?”三子手上的烟已尽燃到烟嘴了,我不知道这又是谁的诗,但我看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他。

“中考,差一分就能考上了,结果和那些差几十分的一样,交了三万。我常常做梦都在问自己当时就不能多考一分吗?我难受,心里难受啊。”三子搭在我的肩上,倾诉在沉积已久的苦痛。

接着,三子又拿了根烟,点上,用力地吸了一口,继续说着:“还有美丽,为了她我花了多少钱了,哪个月不是省着伙食费买礼物给她,她呢?礼物是收了,有正眼瞧过我一回吗?”

我认真地说:“没有!”

天已黑,月亮静悄悄地跑了出来,发出淡淡的光。

看着颓废的三子,我不知如何安慰,因为我们都有遗憾,它就像自己缠绵的影子。纵然月光再淡,终究还是掩饰不了什么。

“敢不敢不回学校了,我赌班主任晚自习不会来查班。是兄弟就陪我多逛会,我心里闷的慌。”刚到校门口,三子就双眼直瞪地问着我,深怕我说不敢。

我和三子在校门口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是敢也得敢,不敢也得敢。

接着,两个人,两瓶酒,我们豪唱林志炫的《单身情歌》,走在漆黑的大马路上,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唱这首歌,因为我们都会唱就只有这首歌。

我们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晃着,就像是在找着什么,努力地寻找着我们的遗憾散落在了何处,我知道,这不是什么新鲜的做法。许多人都做过了,现在轮到我们了。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在何时何地,还有谁跟谁像我们一样,漫无目的,摇摇欲坠,我想起《猜火车》的开场白:“choose a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choose a family. choose a fucking big television”。有人说,这就是人生的真相,不停地选择,不停地冲刺,不停地逃亡,这就是命。

我和三子碰了碰酒瓶,猛地干了那最后一口。相互感叹着:这就是命啊。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至少,要活着走出去。